一個文官體系出身的外交官無端承受各界責罵而輕生之後,毫不意外引發一場踢皮球大賽,咎責到底是誰害死了外交官。追本朔源,如果外交部能早一點硬起來,站在第一線的角度去思考,嚴正駁回台灣旅客無理要求,捍衛駐外人員的權益,或許就可避免悲劇,外交部欠專業外交官一個道歉。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台灣旅客在海外遇到「非急難事件」求助於外館的案例太多了,社會上瀰漫著一股「公務員是人民的公僕」思潮,以及媒體爆料文化的興盛,迫使外館很難拒絕民種無理的要求,久了之後就形成外館大小事一手包的惡例。

一旦積非成是,就連外交部裡的長官都不敢違抗「民意」,即使知道對民眾百依百順是不對的,但還是會要求基層同仁秉持「身在公門好修行」的精神,如果做不到,至少還要表現出「同理心」。

謝長廷身為駐日代表,當初竟然說出「如果大阪辦事處有錯,那就大阪辦事處道歉。」難道謝長廷會不知道是台灣旅客的要求太過分?相信謝長廷是知道的,講這句話可能也不是要責難大阪辦事處,只不過是民選政治人物出身的背景,太喜歡表達「傾聽民意」的一面,也太注重「為民服務」。

只不過,這樣的話下屬聽在耳裡,內心又會作何感受?面對刁民、媒體的責難,本來應該是後盾的長官都不挺,這下子還有誰能依靠?

不只是駐外館人員會遇到不屬於業務範圍內的「為民服務」,國內的警察、消防不也常如此嗎?就像前陣子才說好消防員以後不再處理捕蜂,移交給農委會,結果行政院長賴清德鼓勵消防員捕蜂「做功德」。政治人物為選票,卻將討好民眾的成本移轉給基層公務員,難怪公務體系越做越無力。

在蘇啟誠自殺之後,外交部長吳釗燮在致同仁的公開信中強調,「我們外交部應該要改進,必須要更加照顧各位的身心健康。」希望吳釗燮也能搞清楚駐外人員的本務,扮演好基層的後盾。

#外交部 #大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