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24日,浙江溫州樂清虹橋鎮一位21歲女孩在乘坐順風車途中遇害。而在3個多月前,鄭州也發生一起空姐被順風車司機殺害的事件。110天內,兩起乘客受害事件,使滴滴變成眾矢之的,內部管理飽受質疑,並遭多地監管部門的約談與責令整改,滴滴乃至整個行業的順風車業務正面臨存亡之秋。

自9月5日起,大陸交通部已在全國對所有網約車順風車平臺公司開展進駐式全面檢查。滴滴回應稱,將全力配合,接受監督積極整改,落實企業安全主體責任,保障公眾出行安全。

本案已帶來骨牌效應。8月26日,滴滴與高德已下線順風車業務。27日稍晚,唯一還在順風車業務上保有市場份額的滴答也悄悄將夜間(23時至5時)順風車業務下線。

據澎湃新聞統計,僅8月27日當天,就至少有重慶等7個城市的交通運輸、公安等監管部門,對滴滴等網約車平臺在當地的分公司進行了約談。至今對滴滴展開約談城市已經超過10個城市。約談的內容主要涉及乘客安全保障,平臺管理責任,司機安全管理等內容。

在輿論沸騰之下,滴滴公司負責人程維、柳青終於發聯名道歉信稱,不再以規模和增長作為核心,並稱滴滴順風車業務模式重新評估,在安全保護措施沒有獲得用戶認可之前,無限期下線。

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在2015年2月14日合併。2月底,滴滴開始研發順風車項目,6月正式上線。滴滴順風車對車主祭出的高額補貼,迅速躍居市場榜首。當年7月,順風車市場前三強分別是滴滴順風車、滴答拼車和天天用車,市占率分別為66%、21.3%、5.3%。滴滴的進場,對其他順風車業者造成致命影響,順風車市場也進入寡頭時代。

據接近滴滴的人士透露,順風車去年帶來金8億元人民幣利潤,成為滴滴去年或許也是目前唯一盈利的業務。

除卻營收因素,順風車對滴滴最大的意義在於,這是「大出行」產業鏈條上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中國新聞週刊指出,共享經濟本是件好事,但滴滴的路一開始就走歪了。在宣傳順風車期間,為調動車主和乘客參與,滴滴有意凸顯社交屬性。在偏向社交的產品邏輯之下,包括頭像、照片、出行習慣等一系列乘客隱私在司機端公開可見,成為篩選條件,推高乘客出行的安全風險。

#安全 #滴滴 #順風車 #滴滴順風車 #出行 #城市 #下線 #司機 #乘客 #約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