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MG安侯建業昨(18)日發表「HARVEY NASH 2018全球CIO(資訊長)」調查,KPMG數位科技安全服務執行副總謝昀澤表示,台灣企業除金融業外,設置「數位長」的比例極低,主因CIO仍擔任數位轉型角色,且台灣企業對科技投資仍過於保守。

調查顯示,4成6的IT主管於去(106)年獲加薪,近5成CIO也獲得較高的IT預算與人手,為近13年來最多。不過,CIO參與董事會人數下降9%、影響力也下滑8%,CIO看似贏了面子的加薪、卻輸了裡子的影響力。

謝昀澤表示,全球CIO調薪影響力卻下降的主因有2項,包括數位長的興起取代了CIO,加上科技門檻降低,各部門自行使用數位工具產生了「影子IT」現象。

過去全球企業多半像現在的台灣一樣,將CIO視為數位轉型角色,近幾年才陸續做出CIO與數位長的專業分工。謝昀澤指出,以數位長而言,其職責是數位策略的擬定,例如設計更符合使用者需求的介面、分析大數據資料等;而CIO則是負責IT基礎建設、整體資訊安全等。相對來說,數位長取代了過去CIO的數據分析職責。

科技門檻降低也讓各部門可自行結合資訊長才與自身專業。謝昀澤指出,像是行銷部門,過去須仰賴資訊部門做雲端的配合服務,如今行銷部門強調多功能人才,部分員工甚至可自行撰寫程式碼,更遑論簡單的雲端資料備份,相對而言即為「影子IT」。

不過,謝昀澤認為,台灣除了金融業有明確分出資訊與金融數位部門外,一般企業通常還是將數位轉型責任放在CIO身上,未明確分工,且台灣對科技擁抱速度不夠果決、投資科技較保守,都是未來資安與數位策略上的隱憂。

#台灣 #CIO #保守 #分工 #數位轉型 #科技 #全球 #數位長 #KPMG #謝昀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