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打算修《國安法》說要杜絕假新聞。但,《國安法》前身叫《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當年帶頭反對此法的人就是民進黨,如今卻反過來擁護、擴大曾被他們視為萬惡之源的惡法。對權力極度缺乏安全感的蔡政府,似乎已是不瘋魔不成活,今昔面目對比已讓人認不得。

處理假新聞,或有101種方法;但對民進黨,最不該、最不堪的莫過於修《國安法》。

1986年解嚴前一年,美麗島大審林義雄辯護律師、後來成為民進黨首任主席的江鵬堅,與鄭南榕發起「519綠色行動」,訴求解除戒嚴;抗爭當天,陳水扁、謝長廷等黨外全都到場。同年9月,民進黨順勢成立。

隔年,國民黨為因應戒嚴結束的新局,著手制定《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因明訂人民集會結社不得分裂國土,遭抨擊剝奪台獨自由,不僅民進黨集結喊出只要解嚴、不要國安法;鄭南榕也發起反國安法遊行,他最著名的那句「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就在那天喊出。

後來,為化解戒嚴意象,該法雖修正為《國家安全法》;有關「不得分裂國土」等條文也被剔除,但該法終究被視為戒嚴以另種形式復辟。

舉例來說,獨派團體「台灣守護聯盟」在2016年蔡英文就職前,就以「不要留給惡魔立足於地」為名,抨擊《國安法》讓戒嚴越解越嚴,呼籲推動轉型正義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國安法》,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如今,這個政府確實是要動手修法了。只是,修的方向不是予之鬆綁,而是趨嚴擴充,連鄭南榕誓死捍衛的「言論自由」都可能納入規範。諷刺的是,今年4月,蔡英文出席鄭南榕追思會時才說,台灣能否成為自由國家,是鄭南榕最關心的一件事。

請問蔡政府,你們夜半醒來照鏡子,不會被自己現在模樣嚇到嗎?自由,是面對獨裁最強而有力的武器;面對邪惡,若選擇以另種邪惡解決,即便以自由為名,本質依舊邪惡。

#邪惡 #自由 #鄭南榕 #喊出 #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