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來的真的來了!美國川普政府已宣布,自9月24日起,對中國大陸2千億美元商品展開加徵關稅懲罰,顯示中美貿易戰由此升級為主力戰。中方隨後回擊,表明將自同日起懲罰美方6百億美元商品。這已是中方對美打關稅戰的最後籌碼,下一步,中方必須以深謀遠慮的思維,轉而以其他迂迴戰法來和美國周旋。其中,加速整合東亞經濟圈,穩住既有供應鏈,使美國產業界不得不長久仰賴於此,應是根本之計。

繼上一波懲罰中方5百億美元商品後,美方這次再對中方其他2千億美元商品開鍘,前後金額相加雖已達2千5百億美元,但僅約是中國大陸去年對美出口值(依美方統計)的半數。換言之,美方後續還有很大的對中制裁空間。

而川普總統本人也已揚言,若中方採取報復行動,未來美方將再對另外2千6百餘億美元中方商品加徵關稅。一旦如此,則中國大陸對美出口商品將全數挨受懲罰性關稅。屆時中美貿易業務必然大蕭條,而衝擊全球經濟,亦很可能使中美兩敗俱傷;美方不會不清楚這樣的嚴重後果。

因此,人們可以相信,制壓中方對美出口,並非川普政府發動對中貿易戰的政策目標,而是一種「另有所圖」的手段。究竟圖什麼呢?就是要打敗中方企業體系在黨政高層有效領導下,所展現的強大凝聚力、科技創新力、資金調度力。其目的在改變中國大陸的政經結構,及壓制其正在顯山露水的「與美爭鋒」勢頭。

難怪,川普政府對中方的關稅懲罰,是採取「分期付款」、硬中帶軟、留有餘地模式,其用意是給中方多一些自我調整的時間和空間,以避免攤牌對決而致雙輸。像日前公布的2千億美元關稅懲罰案,原本規劃加稅幅度是25%,惟到實行之際改為先行加徵10%,等明年元旦再調升為25%。另在本案實行前夕,美方有表態邀請中方派員於9月末去華府談判,因而形勢很微妙。

這樣「打打談談」的布局,給了中方喘息空間。不過,近來美方某些鷹派官員仍常放出狠話,意圖對中方保持「高壓」狀態,以讓後者「不敢怠忽」。譬如,有美方官員主張,把蘋果手機供應鏈全部從中國大陸遷回美國;這話還真聳人聽聞。

而中國大陸這邊,處境確實很被動。例如,其打關稅懲罰戰爭的籌碼已快耗光。上一波美方懲罰中方6百億美元,後者立即同額回擊美方產品;但這一次,美方懲罰2千億美元,中方也只能回敬6百億美元,甚是不成比例。因為中國大陸去年自美進口商品金額只有1千3百多億美元,如今已回擊了1千1百億美元,手上已經沒有什麼關稅牌可打。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大陸相關智庫正很費心地構思其他回擊手段,且已有意針對美方仰給於中國大陸之商品作出口管制,及停止對美企供應零組件等辦法,以打擊美方要害。這些確實都是狠招,一旦實行,必傷美方產業筋骨。但嚴格說來,這種戰法也會給中國大陸本身帶來很大的後座力,如造成工業生產衰退、失業人口增加等,而衝擊當前大陸全力追求全面小康之進程。因此,中方如果非這樣做不可,則只要祭出少數幾項商品試行,給美方一點顏色看,讓美方知曉中方仍有強力反制手段即可,不必全面開砲。

中方的根本之計,應是「擺脫舊戰場,開闢新戰場」。舊戰場指當前的關稅懲罰及特定商品管制,惟它已打得像泥淖,實不值得中方戀戰。而新戰場的開闢,需要中方主政者以深謀遠慮的思維格局,去尋找足以從根本牽制美國的領域。

由此看來,當前以中國大陸為重心的「東亞供應鏈」,實是中方應對中美貿易戰的最堅實基礎。大陸現在是全球數一數二的製造大國,又已串聯日本、韓國、台灣、東協等地的物料機件產業,所構成的東亞供應鏈,亦是眾多美商所倚賴;而且,這組供應鏈無法複製到美國。

因而大陸無須再糾纏中美貿易戰的老套,而應迂迴改打東亞供應鏈保衛戰,以整合東亞之力,讓美國最終知難而退。為此,大陸有必要對上述東亞夥伴盡量開放市場,及真誠與其分享一帶一路商機,以加速整合東亞經濟圈,來和美國分庭抗禮。

大陸現在已是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2大進口國,當然有條件擺脫美方的貿易制裁。而其底氣,就在於整合東亞;北京主政者宜高度重視之。

#中國 #中國大陸 #大陸 #美國 #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