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311大地震、近期的燕子強颱、北海道大地震等,天災人禍造成的災害影響,外界看日本,總有一套因應之道,能快速重建。曾獲重要性獎項「岸田國士戲劇獎」的導演柴幸男表示,「日本人其實並不特別堅強,只是習慣了遭逢災難,並能做到快速處理,但仍有許多潛伏在底下的情緒和感受,需要被看見。」

為此,柴幸男將人們遭遇悲劇時的狀態,反芻成作品《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探討人們內在的防禦機制。

柴幸男表示,他對於劇場空間的可能性有許多想像,也多會在公共場所演戲,這次他為了探討人與悲傷之間的距離,因而採用兩個劇場空間同步演出的作法。

他表示,這樣的作法困難度很高,「但是我想給觀眾不一樣的體驗和思考;當觀眾選定在其中一邊看戲的時候,就會同時想像,另一邊劇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要選定觀看其中一邊,就無法真正看見另一邊的劇情走向,怎麼樣都無法看見全貌,就像是人們處理自我悲傷的距離。」

《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故事共有兩條支線,一邊是代表「生」,活在人類線性時間的主角「小我」,另一邊則是代表「死」,被關在地獄裡的主角「小逝」;有天小我和小逝成為朋友,但小我卻隨著時間過去而忘了小逝,小逝因此絕望。

柴幸男表示,此刻世界正身處災難頻傳的年代,「世界各地的悲劇,都會透過新聞媒介傳到我們的耳裡,那種透過畫面看見人間煉獄的狀態,我們卻仍能無事一般地生活,這無關乎好壞,而是一種深層的無力感,我期望這齣戲也帶給觀眾一些衝撞感。」

《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將在9月28日至30日,在北藝大戲劇廳、舞蹈廳演出。

#日本 #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