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談到為慰安婦阿嬤向日本要求道歉賠償時,都不得不有感於南韓的團結一心而對台灣內部的分裂感到失望。

南韓籍的前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日前再度要求日本為慰安婦道歉,台灣呢,蔡英文呢,謝長廷呢?

在劉氏亞洲研究學院主辦的《亞洲領袖論壇》,潘基文說:「慰安婦是在人權、尊嚴中最嚴重的議題,日本應該持開放之心承認過去所發生的事實,然而日本卻做不到,這也是南韓婦女至今對日本不滿的主因。」

而就民進黨最愛談的轉型正義,潘基文也指出:「有些國家可以正面態度處理戰爭後果,例如二次大戰後的德國,但也有些國家像日本,至今還是無法誠摯地對其造成許多國家的悲劇道歉。」這也恰巧指出了民進黨的雙重標準,民進黨不是最愛學德國,要「除垢」,要「究責」,要「賠償」嗎?難道慰安婦阿嬤們不需要德國式的轉型正義,難道連立一座雕像對民進黨來說都是奢求?

把日本對南韓的態度拿來與台灣當比較,就可以看出台灣慰安婦阿嬤們的委屈與無力。2011年,南韓民間團體在日本駐韓大使館對面豎立了慰安婦少女雕像,此舉給予日本極大壓力,2015年韓日簽訂《慰安婦協議》,日本同意道歉並撥款10億日圓「治癒金」給予受害人,而不公開的協議內容則包括南韓承諾不再使用「性奴隸」一詞,並且撤走大使館前的少女像(並未實現)等。

這樣的內容看在台灣人眼中已經覺得是天方夜譚了,沒想到南韓人卻群情激憤,認為日本根本沒有展現道歉的誠意,南韓政府簽署這樣的協議是喪權辱國。

慰安婦少女像越來越多,2016年12月,南韓民間團體再次在釜山日本總領事館對面設置慰安婦少女像,日本以「違反協議」為由要求南韓政府拆除。釜山市政府本已沒收雕像,但在民間極大的反彈聲浪之下,不得不讓步,默許雕像的設立。

日本政府說,怎麼可以收了10億日圓,卻違反協議內容?潘基文則說,就算退還10億日圓,也不能撤走少女像,這是南韓社會集體意志的展現。對南韓來說,慰安婦早已不是金錢賠償的問題,南韓不缺這10億日圓,要求的是正義、是國格,也是「公道」。日本必須正式認錯,如果日本不認錯,那麼召回大使也好,停止交流也好,南韓人都已經「準備好了」,要和日本長期抗爭下去。

南韓如此,台灣呢?很遺憾的是,如果說馬政府時期,在美、陸等距關係之間還有一些和日本談判的力量,民進黨上台後完全的「親美、依日、反中」,台灣已經沒有任何為慰安婦討公道的籌碼。

南韓人認為南韓《慰安婦協議》是「喪權辱國」,台灣卻是「求喪權辱國而不可得」,讓人嘆息。謝長廷還站在日本立場,痛斥設慰安婦銅像是「中國政黨」破壞台日友誼。

又柯文哲市長在被問到,是否會在台北市設立慰安婦雕像時,答以:「(設雕像)不是沒有意義,這問題拿到檯面上時,人家就會問你對金門八三么軍中樂園有什麼看法」,表示不會主動設置。

這是獨派長期護航慰安婦的手法。如果獨派想要為「軍中樂園阿嬤」討公道,如果軍中樂園有逼良為娼的事情,我也認為加害人當然也要道歉、賠償、究責,或者獨派想要設立軍中樂園阿嬤的銅像,我也樂觀其成。但獨派唯一關心「軍中樂園」的時候,就是台灣為慰安婦阿嬤討公道的時候,來轉移焦點,來護航日本。這算什麼轉型正義,算什麼台灣價值!

我要在此正告柯文哲市長,你身為台北市長,如果也關懷軍中樂園,那就請你運用公權力,對當年的人口販子予以究責,或者關懷軍中樂園的阿嬤們,但這不能當作你不為慰安婦要求日本道歉賠償的藉口。

所有的台灣人,都必須要面對這個問題:你是要站在日本那邊,還是要站在慰安婦阿嬤這邊?(作者為前總統府副祕書長)

#台灣 #阿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