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九合一選舉,桃園的鄭文燦在「沒準備勝選講稿」的情況下,以3%差距意外險勝吳志揚,台中的林佳龍則以14%懸殊比例大勝胡志強。4年後兩人同時競選連任,以林佳龍當年狂贏胡志強的氣勢,選情理應比鄭文燦穩固,但實際上正好相反。鄭文燦民調遙遙領先國民黨對手,幾乎已到「無敵」的程度,林佳龍卻微幅落後盧秀燕,雖然還在誤差範圍內,但選情膠著讓台中市淪為一級戰區,民進黨列為本次選舉勝負指標。

兩人際遇為何如此不同?可以從兩人的「起手式」說起。林佳龍一上台,立即推翻BRT、台灣塔等胡志強引以為傲的政策,甚至認定是「弊案」移送調查,最後並未查出任何弊端,卻引起外界的震撼與反彈。如此「逢胡必反」,其實是一種走鋼索的策略,反而把胡志強支持者緊緊凝聚在一起,團結起來敵視林佳龍,陷入「政不通、人不和」的窘境只是剛剛好。

何況把胡志強的政策「打掉重練」,短短4年又怎麼可能端出政績呢?在「製造政績」的壓力下,才會鬧出與一人公司簽署MOU的國際笑話,乃至於在民調與盧秀燕陷入膠著時,竟然要求區長「放下手中較不重要的一般業務」,全力投入組織輔選,更顯示出林佳龍團隊的焦慮。

鄭文燦則採取「和解」策略。他沒清算吳志揚,延宕多年的機場捷運完工,鄭文燦當作自己的政績來行銷;桃園綠線動工,他感謝吳志揚、朱立倫。鄭文燦在吳志揚的基礎上繼續堆疊市政,也就必然有延續性的政績可堆疊給市民;在《促轉條例》通過後,鄭文燦決定保留兩蔣文化園區,即便高政治性的對立性議題,鄭文燦的圓融也讓國民黨提名人陳學聖苦無著力點。以政績為執政基礎的鄭文燦在桃園的「沒有敵人」,使得他的民調呈現「無敵」狀態,陳學聖只能期待「中央包袱」成為選民考量的重點,讓「拒投民進黨」的情結發酵。

林佳龍與鄭文燦的選情對比,正是給民進黨政府最大的教訓與啟示。為什麼蔡英文的民調長期低迷?就是因為民進黨政府「選前鄭文燦,選後林佳龍」的巨大落差,讓選民心冷,甚至驚駭。

還記得蔡英文的名言,「最會溝通的政府」、「謙卑、謙卑、再謙卑」,但是她上任之後,整個民進黨所表現出來的卻是林佳龍式的堅壁清野、清算鬥爭。比林佳龍更變本加厲的是,林佳龍尚只把鬥爭的焦點放在胡志強1人身上,民進黨卻是除了馬英九之外,把整個國民黨,甚至廣大的民眾都當作自己的敵人。

不妨回想民進黨執政2年多的政績是什麼?幾乎就是「鬥爭、鬥爭、再鬥爭」!鬥爭馬英九、鬥爭國民黨、鬥爭共產黨尚在其次,民進黨還用教育部鬥爭管中閔、用陳師孟鬥爭司法、用年改鬥爭軍公教、在《勞基法》修法鬥爭勞工團體、在深澳電廠鬥爭環團、出動「不具名人士」鬥爭蘇啟誠,甚至還打算用「假新聞」鬥爭所有批判與監督民進黨的媒體輿論和網路意見。

鬥爭綿綿不絕地開展,像是一列失速火車,橫霸地輾過路上的所有人、所有事、所有物,也連帶讓火車上的蔡英文岌岌可危。

以最近民進黨表示要修法對領大陸居住證的台灣人民「限縮公民權」為例,簡直是政治自戕,一舉把所有在陸的台商、台生、台幹、台民全都逼成了「敵人」。促轉會中「張天欽們」的「東廠」會議,更是一舉把民進黨的「鬥爭」推上了高峰孤崖,公然地假轉型正義之名行權力鬥爭之實。民進黨選擇激化對立、動盪社會,可以這麼說,是蔡英文自己把眾多選民逼成「不共戴天」的仇人,是民進黨自己把「教訓民進黨」變成了社會的共識心聲。這當然讓政績走向崩盤。

民進黨可以有兩個選擇,一是改走鄭文燦路線,「和解、和解、再和解」,在剩下的任期中,擺脫獨派的綁架與制約,政治止鬥、與民休息並創造政績。二是維持林佳龍「鬥爭、鬥爭、再鬥爭」路線,2020年和藍營再拚一次死活。只是,兩岸現狀已經改變,台灣的中國認同已由低谷開始攀升,而且對藍綠兩政黨都高度厭煩,2020大選不會複製藍綠對決舊戲碼,而是一個顛覆藍綠、新人挑戰舊人的新局。

#民進黨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