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嵬所拍京張鐵路。(取自澎湃新聞網)
王嵬所拍京張鐵路。(取自澎湃新聞網)
王嵬拍下的第40萬張火車照片,京張鐵路的鐵軌已被覆蓋一大半,變成了市區的普通道路。(取自澎湃新聞網)
王嵬拍下的第40萬張火車照片,京張鐵路的鐵軌已被覆蓋一大半,變成了市區的普通道路。(取自澎湃新聞網)

25歲時,王嵬拍下了他第40萬張火車照片。他拍的是京張鐵路,不過照片中鐵軌已經被覆蓋了一大半,變成了市區的普通道路,火車更是蕩然無存。2016年11月7日,京張高鐵工程建設中,老的京張鐵路的市區路段都被逐段拆除。

王嵬從小生活在京張鐵路邊上,對這條鐵路有著特殊的感情。他家10樓的陽台,可以直接望見西直門車站,這是老京張鐵路的第二站,也是北京市區內唯一一座頭等站。小時候,幼稚園放學回家,他一定要讓父親帶他來車站,或去京張鐵路四道口的鐵軌旁,每天必須看完三趟火車再回家。曾經,他的職業理想是當火車司機。「專門在京張鐵路上開火車」。

11歲拍下首張鐵路照

拿起相機拍火車時,他拍下的第一張照片,就是京張鐵路上的火車。那是2002年,他才11歲,拍的是每天下午15點29分從西直門車站(北京北站)發車的Y539次列車,北京北到延慶南,機車是東風4型機車。

2006年8月,他無意間保護了老西直門車站的一座修建於1918年的老水塔。這種水塔當年在京張鐵路上很常見,那個時候鐵路上跑的都是蒸汽機車,隔一段就需要修一個水塔,用來給機車上水。「這個水塔上面有個拱門,寫著『中華民國七年7月建』,我回去之後一查,發現是1918年,當時特別驚訝,然後就聯繫媒體,最終把水塔拱門保護到鐵道博物館去了。」

田野考察集結成書

5年前開始,王嵬投身於老京張鐵路的記錄和保護工作中。沒有領導,沒有工資,他以一個自由職業者的身分,天天泡在這條路上,徒步兩千多公里,用專家的話說,是以一己之力,在歷史徹底消逝之前,為這條路做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地毯式文物普查。

2017年6月,他出版了三卷本《我的京張鐵路》,全書40多萬字,有3000多張照片。今年1月,圍繞這本書,他在北京映畫廊做了一個展覽《我的京張鐵路──王嵬田野考察影像文獻展》。有人說,因為他,兩個學科誕生了:「火車美學」和「火車考古學」。

在英國人比爾·勞茨的《改變歷史進程的50條鐵路》中,唯一入選的大陸鐵路,就是京張鐵路。這條路1905年動工,1909年全線通車,是中國人自主修建的第一條幹線鐵路。對王嵬來說,京張鐵路不只是一條鐵路,更是無可取代的文化記憶。

#火車 #照片 #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