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月初開放台灣民眾申請居住證,已引起執政當局磨刀霍霍,欲藉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剝奪申請人的參政權、部分立委甚至要求除籍,如此以百姓為芻狗,已經違反民主法治原則。

需知,「立法從寬、執法從嚴」,是法令遂行常識,居住證制度在大陸行之有年,不是專為台灣或港澳民眾設計,本來就是在身分證、護照之外的特殊安排,而且因應城鄉變遷與時俱進,連掌握精準數據的大陸當局,都無法比照護照、身分證嚴密管理領有居住證的人群,台灣當局又何德何能管得了?

退萬步言,居住證既不是身分證,又不涉及國家認同問題,有立委提議修法,要持有者除籍,更是荒謬。此舉更違反我身為法治國家的憲法「比例原則」。

依《行政程序法》規定,任何執法行為,必須符合「目的正當性」、「手段必要性」及「限制妥當性」。但是,從政府放話要求取得大陸居住證者申報登記、到限制參政權、甚至除籍,在手段與想要實現的目的之間,已不成比例,也就是違法憲法「禁止過當」原則。

「除籍」依《戶籍法》、《入出國及移民法施行細則》等相關法令,早有明確規定,而且運作順暢,少有爭議。若要拿忠誠度說事,更嚴重的拿美國綠卡、加拿大楓葉卡是不是也要先除籍?

學者也說,不論居住證有多大「陰謀」,現階段只是方便在大陸就學、工作人士,不違反現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頂多可申報。現在要處罰自己人民,做法根本過當。何況兩岸關係冰封,又要如何落實查證申報與否?

#居住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