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危老建物改建,是總統蔡英文提出4大住宅政策之一,內政部也放寬危老房屋的危險度評估分數,以加速都市更新。內政部次長花敬群認為,危老重建遇國有房舍以前會「陣亡」,現在將由國家住都中心執行,就可讓國有資產在危老整建過程中參與合建,從釘子戶轉為同意戶,擴增都更能量。

危老重建主要針對「危險」和「老舊」建物,在危險建物方面,內政部放寬危險度分數達到45分,就可以獲得8%容積獎勵,老舊建物則是屋齡30年以上,未達一定耐震標準,並且不具改善效應或未設升降設備者。

花敬群指出,國有資產都更只能透過權利變換參與,不能參與合建,過去危老重建遇到國有房地,就會「陣亡」。為解決這個問題,國家住都中心將扮演中介角色,未來若公有地要參與危老重建,國家住都中心就先跟國產署買下來,由住都中心參與危老重建,為公有地都更解套。

國有資產就是同意戶

「這樣就可以為公有地參與危老整建解套,以後只要看到是國有資產的,就是同意戶,而不是釘子戶」。花敬群說。相關措施無需立法,內政部以行政程序處理即可,這樣可以讓更多人、更多土地參與危老重建,讓都更案的能量越來越大。

危老條例自今年初實施至今,已經有60幾件送案,核定27件,距五百案仍有距離。不過花敬群表示,目前已有很多危老建物獲得住戶百分之百同意,但因還在等各地方政府自治條例修法,放寬建蔽率和高度放寬,否則容積獎勵用不完,會失去申請危老重建意願,很多案子還未能進入開工階段,相信在地方自治條例完備後,明年下半年就可以衝出危老改建的數量。

為了加強都更與危老重建觀念推廣,花敬群幾乎是全台跑透透,只要哪裡有培訓班的開幕或結訓活動,他都會排除萬難出席,宣導正確的都更觀念,不遺餘力地在各地推廣危老重建和都更的機制與手段,協助地方政府舉辦講座與論壇,向民眾說明危老整建的重要性。例如台北市就有危老重建和都更的教育訓練,高雄市則有「危老推動師」。

內政部希望,建立危老與都更專業推動者的溝通平台,建立授課與教材基準,讓建築師、地價師、房仲業者等來上課。例如兩間透天厝加起來僅60坪,就要申請參與危老重建,花敬群認為,這樣做不是不行,但效果不好,因基地面積太小,有些觀念需透過民間專業平台溝通。

社會住宅可以討論放寬

花敬群強調,業者推動都更案和危老整建時,不要太過急功近利,都更業者是第一線執行者,因此要建立專業者的溝通平台,讓大家知道哪裡有案源,同時讓住戶知道可以尋求哪些協助,進而提升都更的能量。

他進一步說,社會住宅未來可以討論放寬,都更或危老重建時,住戶無法居住在原地,內政部若放寬解釋,社會住宅就可變成「中繼住宅」,或是利用社宅作包租代管,只要在都更拆除期間,符合一定條件民眾就同意入住,這些配套就能擴增都更能量。

此外,花敬群也說,國家住都中心有責任從危老重建和都市更新,建立台灣都市再生的模型,例如像日本的六本木之丘、丸之內、虎之門等,過去台灣社會都覺得要整合幾個街區來進行都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認為,這不是不可能,而是要把模型先想清楚,內政部會先找相關政府單位和業者來思考運作模式及配套的資源,建立上位政策的平台。

日本已經有許多公辦都更案,花敬群指出,台灣社會經濟模式和日本不同,成功模式無法完全複製到另一個地區,但建立更大的都更量能不僅不是夢想,更是現在必須展開思考與溝通的時機,讓都更不只是分散的據點,而是整體的都市計畫手法來思考,最後形成都市再生;至是否需仿效日本另訂都市再生專法,需視情況而定。

#都更 #內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