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今年底到明年的人民幣後勢表現,台新投顧總經理李鎮宇認為,先從總體經濟表現觀察的話,對明年全球景氣表現仍相對較保守,這會導致資金往避險天堂也就是美元而去,認為明年美元走勢仍舊看強,而對人民幣到年底前的貶值壓力有限,但明年恐有新挑戰,兌美元匯率約7元上下會是較大關卡。

雖然明年可能持續承壓,但李鎮宇認為,大陸在具備超過3兆美元規模的外匯存底加持下,不會出現大危機,反而人民幣的真正貨幣危機,常常是來自於內部民眾對人民幣沒有信心。盤點原因,他也指出主要來自如中美貿易戰的壓力與供應鏈移轉等因素,進而帶動人民幣趨弱。

基於近年美國總統川普上台之後,美國貿易保護主義興起,導致對外貿易政策改變,不斷對大陸與全球各國祭出懲罰性關稅,刺激市場避險情緒升溫、帶動美元升值走強,讓外債高的新興市場國家出現負債壓力,引發金融震盪,包含土耳其、阿根廷與委內瑞拉都已深受其害。

香港北威國際總經理劉憶如認為,雖然人民幣近年國際化腳步不斷發展,也已加入到一籃子貨幣(SDR)當中,但若發生經濟風暴時,全球還是先擁抱美元,除美國之外,各國都有自然貶值的壓力。

劉憶如指出,在8月這波由新興市場國家掀起的風暴中,人民幣相對是較後面被影響的貨幣,但由於大陸外匯存底規模豐厚,如果有熱錢想趁機攻擊人民幣,恐怕反而會被打得很慘。

劉憶如說明,當一國外匯存底越少,越容易被國際熱錢與投機客攻擊,如同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當中,泰銖因此變成第一個攻擊目標,這次土耳其也是一樣,土耳其外債在新興市場國家中最高,但外匯存底卻是其中最低。

#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