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在出席「新南向國家華校校長會議」時,表示政府正在研擬「新經濟移民法」,而為吸引新南向國家僑外生來台就學,未來畢業的僑外生只要符合一定的條件,也將可經由申請取得我國國籍。

檢視賴揆這項政策性宣示,讓研擬中的「新經濟移民法」,從原初主要是希望提高吸引外國高端專業人才來台工作、就業的誘因,擴及到適用於新南向國家來台就讀後留台工作的畢業生。行政當局的如意算盤,或以為如此一來既可提升「新南向」政策的執行績效,同時又可填補近年來台灣人才外流所呈現缺工、缺人的困境,形同是「一魚三吃」的高招。

然而,執政當局所打的這個「如意算盤」,卻在第一時間遭到總統府資政陳博志的公開質疑。陳資政在25日參加由黃昆輝教育基金會所辦的座談會時,明白指出這項政策不但無法補足台灣產業界所需的人力,還可能造成一些辦不好的學校,「從原本的賣文憑變成賣身分證」。

以陳博志所擁有由蔡英文總統親自遴聘的總統府資政之身分,顯然不必懷疑陳資政的發言,是故意要讓執政團隊難堪,而毋寧是心所謂危,才不得不盡資政之言責。具體而言,陳博志之所以對賴揆擬擴大「新經濟移民法」的適用對象,從原初的只適用於外國高端專業人才,俾能帶動、提升台灣朝新創經濟轉型的力道,進一步也將可適用於因執政團隊所推動新南向政策而吸納來的僑外生,只要在台灣畢業並工作5到7年後,就有機會取得我國國籍的構想持保留態度,除了擔心這些畢業生未必是台灣所稀缺的高端專業人才,「搞不好只是來搶工作而已」,以致讓本地的畢業生反而更難找到工作。更深一層的隱憂,則是擔心這個「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將會引發更多的亂象。

分析陳資政的此一「逆耳之言」,其實並非憑空想像。回顧台灣當年啟動招引外勞、外傭的閘門時,原意只在填補低階勞力市場供不應求的困境。但經過多年的實際運作,卻出現種種不在原先預期中的副作用。包括因引進外勞,反而使得台灣整體的工資水準無法合理調升。也包括外勞外傭逃逸所衍生的社會治安問題,以及無法防範與杜絕人力仲介業者對外勞、外傭的過度剝削。

這些副作用與亂象,是否會在打開外籍人士在台工作可以申請入籍台灣的閘門後而次第重現,其實才是陳博志真正關注的焦點。而事實上,當政府近年來大張旗鼓推動所謂「新南向政策」以來,對於陷入因少子化而生源不足的眾多大專院校而言,到新南向國家招生不啻如在大旱中望見雲霓。結果是有相當大比例的這些僑外生,其實就讀的是各科技大學所開設的「外國產學合作專班」。而這種專班的上課模式號稱是「511制」,也就是學生每周要上班5天,1天休息,只有1天安排上課,說穿了只是在補充台灣產業界所需要的基礎人力而已。而如果依照草擬中的「新經濟移民法」,這些僑外生在畢業後繼續工作個5或7年,就有機會取得我國國籍。這對當事人而言,自然比留在自己原來的國家好,但對台灣提升人力素質、吸引高端人才,不只沒有助益,反而還可能產生排擠效應。

此外,如同招納外勞外傭,最大的受益者是人力仲介業者,一旦招納新南向僑外生又增添未來可望入籍台灣的誘因,可以預見將為相關的人力仲介業者所喜聞樂見。在業者壟斷、剝削僑外生的運作模式下,立法原意想要藉由吸納高端專業人才,以提升台灣整體產業競爭力的美好想像,最後恐將難逃鏡花水月一場空的結局了!

總體以觀,我們不必懷疑執政團隊研擬「新經濟移民法」的初衷與願景,就如同推動新南向政策也有其前瞻視野,但開放引進外勞外傭的前車之鑑,讓陳博志資政憂心最後會不會理想落空,甚至還帶來一些新問題。執政當局的公共決策,如果只是一廂情願,缺乏完整規劃與周延配套,檢視過往的案例,最後卻往往是「求榮反辱」,並可在民調施政滿意度的升降中找到佐證,以及將在定期的全民選舉中接受檢驗了!

#新南向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