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國家近來遭逢雙重打擊,除了面臨本國貨幣崩跌問題外,如今隨著美元升值、國際油價漲至4年新高,以美元計價的原油變得更加昂貴,迫使這些國家不得不考慮採取限制石油進口或升息等因應作為。

以今年已上漲22%的倫敦布蘭特期油為例,若以土耳其貨幣里拉買入,購油成本將倍增成長。若以印度盧比買進,成本將增加39%,以印尼盾來算的話則增加34%。

由於貨幣貶值、油價持續飆漲,身為全球第3大石油進口國的印度考慮暫時限制石油進口,而巴西與馬來西亞政府則早已祭出能源補貼政策。

印尼與菲律賓央行更於周四相繼宣布調高利率,目的是減緩本國匯率貶值幅度,並抑制不斷飆漲的通膨。印尼今年5月以來已5次調高利率,菲律賓今年升息4次。

而南非能源價格更寫下歷史新高,該國央行上周聲明指出,「油價高漲與貨幣貶值對於國內能源成本的影響日益明顯」。

研調機構TS Lombard新興市場策略部主管哈里森(Jon Harrison)指出:「新興國家本身的問題已經夠多了,如今又遭遇到國際油價持續升高,無疑是雪上加霜。」

由於美國計畫自11月4日起向伊朗實施石油出口制裁,並施壓全球政府與企業共同加入制裁行列,加上產油國委內瑞拉石油產量下滑,市場擔憂石油供給不足恐導致油價攀高。美銀美林集團(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上周便預測,油價在明年中前預估攀抵每桶95美元。

新興國家對於進口石油依賴甚深,多數甚至全部石油都來自海外,像是土耳其、印度、菲律賓與南非等國。一旦油價飆漲,這些國家的物價跟著水漲船高,經常帳赤字也因進口原油成本加重而擴大。而持續性經常帳赤字可能導致貨幣貶值加劇。

#升息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