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的群眾,27日聚集在國會山莊外示威(美聯社)
反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的群眾,27日聚集在國會山莊外示威(美聯社)

遭3名女子控訴性騷擾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昨天出席參院司法委員會聽證會,與首位跳出來指控他的心理系教授福特女士先後作證。在全國電視觀眾面前,卡瓦諾哭哭啼啼,憤怒喊冤,與民主黨議員激烈攻防,稱這些莫須有指控徹底毀了自己的名聲,提名程序更成「國恥」,他絕對打死不退。相較於卡瓦諾的憤怒激動,福特反倒壓抑情緒,堅強細數少女時代差點遭對方性侵的不堪往事。

怒斥提名程序成國恥

司法委員會在台北時間今天凌晨,就確認提名進行表決,若過關,參院最快將於10月1日全院投票。美國律師協會在聽證會後出人意表建議參院,在聯邦調查局(FBI)就所有控訴徹查後,再就任命進行表決。該會先前無異議給卡瓦諾最高等級的「極度適任」評價。

先發言的福特儘管遭議員連番拷問,但在4小時間,她力持鎮定,語調輕柔,雖然哽咽但仍優雅、鉅細靡遺敘述1982年暑假差點慘遭卡瓦諾強暴的過往,還自嘲需要咖啡因才能熬過聽證。

福特說,她那時才14、15歲,被喝醉的卡瓦諾壓在身上,他以手摀住她的嘴,磨蹭她的身體,福特掙脫後把自己反鎖在廁所內。「我認為他當時要強暴我,」她說,這事毀了她的人生,「在成年後仍不時糾纏我。」

福特答問時說,百分之百確定意圖性侵的人就是卡瓦諾,她事後得了恐慌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密室恐懼症。福特泣訴,重提舊事讓她承受壓力,遭辱罵排擠,自己萬般害怕;她否認此舉出於政治動機,不是要判定卡瓦諾是否夠格,只是想說出真相。

批政治攻擊 打死不退

卡瓦諾由另一半陪同前來,45分鐘聽證中,他一開場就淚灑講台,憤怒否認與福特有過身體接觸,更引用福特的話「百分之百沒有」他臉上淚痕斑斑,疾呼這些性侵指控「邪惡不實」。相較於大法官超然且無黨派的屬性,大爆走的卡瓦諾花許多時間抨擊民主黨,稱任命程序是民主黨人精心策劃「政治攻擊」,只為替大選落敗的希拉蕊報仇。

在接受議員提問時,卡瓦諾談到親人遭波及時又數度崩潰,但他仍強硬喊話,「你們絕對沒辦法要我退出!」卡瓦納也高分貝反對民主黨所提、要求FBI介入調查,「我沒做過這種事!我是清白的。」

#福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