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底的縣市長選舉,國民黨台北市長和桃園市長候選人丁守中與陳學聖如果想翻盤,需要多想些好懂好記的哏,把零星的政策串連起來,否則難以讓民眾有感。

丁守中與陳學聖兩人被譏「佛系選舉」,這樣的抨擊未盡公允,兩人都提了不少政策,但問題出在沒有辦法用好的方式宣傳出去,提了再多,無法用簡單易懂又有哏的宣傳,傳達效果不彰,自然會被認為是「佛系選舉」。

宣傳簡單易懂 選民有感

反觀國民黨籍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在基本盤深綠的高雄市,卻能夠衝到民調逼近陳其邁,關鍵在於有效的宣傳策略,喊出愛情摩鐵摩天輪,乍聽不正經,卻能夠讓媒體關注起這個人,成為焦點人物,以後講甚麼話,都會有人注意。

加上在民進黨長期執政的高雄痛批民進黨治理20年讓高雄又老又窮,簡單易懂又切中要害的說法,先吸引民眾,並讓民眾理解,進而認同,最終相挺。

在台南,無黨的林義豐也因懂得造勢宣傳,自比「台南川普」、「虧雞福來爹」,民調竟然可以逼近國民黨的高思博。

反觀丁守中,他鑒於台北在柯文哲治理下公宅政策跳票,數量嚴重不足,喊出放寬容積,增加誘因,加快都更,理論上確實可能因此蓋出更多公宅,讓更多民眾省下租房的費用。問題是這樣子的講法,太文謅謅難以讓多數民眾聽了立刻被吸引到且認同。

試問,何謂容積率?不是每個選民都可以立刻反應過來,那怎麼讓民眾有感?如果換種講法,例如把樓蓋得更高,藉此蓋出更多戶公宅,不就好理解多了嗎?

政策不空靈 理解才認同

而且丁守中常常只講弄出更多公宅和公幼公托,卻很少用簡單具體數字告訴大家,這樣會讓民眾每個月省多少錢,不可能每個民眾都是這方面專家,聽到之後腦筋可以自動反射算出,如果丁守中能夠喊出「我當市長,爸媽一個月少花2萬元」或者「我當市長,單身者每月花2萬元就住得起台北」,不就好懂又吸睛多了嗎?

陳學聖也有類似問題,提了很多政策,但無法用數字或其他好懂得哏快速吸引選民讓選民了解並有感,誠然他和丁守中面對的現任市長,4年任內都沒有大建樹,但國內重大建設牛步並非新鮮事,柯鄭兩人一個用省錢一個用小恩惠,滿足了民眾,如果丁陳兩位不能快速講出讓民眾了解並有感的政策,思考他們或許可以做更好,想要逆轉勝,實在很難。

#丁守中 #陳學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