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農業問題,雲林縣農業處處長張鴻猷說,各地問題都類似,要解決問題,一定要系統性解決,而不能局部解決問題,在國土規劃,雲林、嘉義有相當大面積土地從事農業,這也讓地方發展有一定限制,使得可利用的部分有相當程度限縮,整體來看,讓農民可安心生產是最重要的。

張鴻猷說,穩定農民收益方面,農委會提出相當多措施,如作物保險等等,地方政府雖然面臨財源窘困,仍盡力配合,像是作物保險的試辦階段,農委會補助一半,雲林縣額外提供40%的補助,農民只需付10%,在作物保險上,地方上有很大的期待。

資源的友善方面也相當重要,張鴻猷說,雲林縣是養豬最大的縣,對環境造成一定的衝擊,政府應該協助農民改善措施,如沼氣、廢水的集中處理等等。

張鴻猷說,雲林對農民的教育十分重視,從事農業不像老一輩所說的「不讀書、去種田」,這樣絕對是死路一條,一定要對作物熟悉、對市場了解,才能開始生產,因此雲林縣從99年起開辦農業大學,還要考試、繳費。

另外,張鴻猷說,有些農民還停留在生產過剩,就抨擊政府不幫忙農民外銷的奇怪說法,這實在不應該,農業生產體系一定要有適當規劃,要灌輸農民從分級包裝,轉型到現在的分級生產,也就是目標族群鎖定清楚,才能符合市場需要,進而永續經營。

張鴻猷說,他不喜歡用太華麗的辭藻鼓勵青農回來,因為農業有一定門檻、一定的付出,絕對不像有些廣告,在家吹冷氣,用遙控飛機就能完成;農業問題很複雜,從完整的生產到銷售的建構其實都需要一貫的政策。

#農業 #雲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