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國政壇最火紅的議題,莫過於9月底在參議院舉行的卡瓦諾大法官任命案,保守派的卡瓦諾獲川普提名,在9月中旬投票前夕突遭心理學女教授福特指控曾於1982年的一場高中派對上,遭到卡瓦諾酒醉後性侵未遂。而出身法官的卡瓦諾竟在參院聽證會前20分鐘失控哽咽,認為福特含血噴人,指控左派騷擾他的家人,整個聽證過程尷尬至極,在美國大法官提名史上前所未見。此事川普第一時間就力挺卡瓦諾,不過陸續又有受害者出面指控卡瓦諾性騷擾,就連FBI也介入調查。川普一如過往地干預司法,限制FBI所能調查的對象,宛如羅生門的卡瓦諾案伴隨著美國期中選舉的到來。

川普上任以來,不只他本人有能耐把美國政壇搞得七葷八素,川普人馬一樣有辦法讓「鬥爭再次偉大」,從白宮鬥爭讓權柄全落在川普家族的手上,尤其是川普女兒與女婿,再到司法單位對「通俄門」的調查,讓白宮幕僚包括發言人桑德斯對司法全面反擊。美國身為一個三權分立國家,行政權理當受到立法與司法權的監督與掣肘,但川普勢力似乎已侵蝕立法與司法權。在共和黨是參院多數的情況下,川普可以藉由提名大法官來影響最高法院,同時共和黨又占參眾議院多數,不管老共和黨員如剛過世的麥肯是否認同川普根本連保守派都稱不上的狂妄作為,似乎到最後還是得配合川普演出。

現在的美國嚴格講起來連資本主義也稱不上了,她是一個擁有威權統治中心的怪異國家,陷入了一個連不少自由派美國人都要移民避風頭的窘境。當威權的川普啟動了美中貿易大戰,讓這個理論上要最挺「貿易自由化」的總統越看越詭異。商業鉅子出身的川普,不但未力挺美國企業,反而一再威脅像福斯這樣的美商把工廠移回本土,甚至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啟談判。共和黨執政的聯邦政府理應越小越好,但川普政府一點都不小,不但處處管事也到處放話,對企業綁手綁腳,對中國這個最大貿易夥伴也陰晴不定。

中國常被美國指控操縱股匯市,也不尊重全球化與自由化。但在川普時代下,習近平主席看起來還比較像是一個資本主義國家下的正常領袖,中國去年出口美國的商品達5800億美元,但美國去年出口中國的商品約1700多億美元,但其實這個美對中的逆差,並沒有帳面上看的如此懸殊。

首先,這些數字的公式中,並沒有計算美國在華企業所出售的商品,而這部分當然還是美國人賺走,如果列入考量,則美中貿易總量差別不大。其次,光算「貨貿」當然不准,美國所出售給中國的「服貿」,包括運輸旅遊、銀行保險、廣告、設計、會計、教育文化,這些服務項目還是美國強的多,中國消費者要跟美國企業買的多。如果將這些貿易項目細細考量,美對中逆差也不會懸殊太大。重點是習近平不會像川普一樣動不動就齜牙咧嘴,那麼川普為何要違背美國企業利益來反全球化與美中貿易?很簡單,因為美中貿易就像《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一樣,容易讓美國工廠遷移至中國,會搶走美國國內藍領白人的工作機會,而這些人正是川普的鐵粉。(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