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華電信領軍,結合兆豐銀、中華郵政、悠遊卡公司等具官股背景的單位,以及新光金控、全聯實業等民間企業,所共同成立的純網銀籌備處,3日正式宣告成軍。這支被喻為「國家隊」的純網銀組合團隊,除了已向主管機關金管會提出公司名稱預審申請,預計在下個月金管會正式開放接受業者遞件申請時,這支「國家隊」將與實力雄厚、成立純網銀呼聲極高的LINE和樂天等兩組人馬對決,角逐金管會所核可開放的兩家純網銀牌照。

踵隨著純網銀已經踏出在台灣合法設立的腳步,不少人轉而把焦點移到純網路保險公司何時才有可能也在台灣出現?面對這樣的質疑與期待,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乃在3日鬆口表示,金管會將逐步研議,包括未來科技的發展能否克服壽險網路投保的技術問題,以及是否有足夠多的險種選項等。如再加上國外純網路保險公司發展蓬勃,則台灣確實有可能開放純網路保險公司的申設。

檢視顧主委回應是否開放「純網路保險公司」的說辭,在目前相關技術條件尚未完備,乃至於非關技術的道德風險之顧慮等議題,誠如顧主委所說,金管會確實是有必要做審慎的政策評估,「不能做不負責任的開放」。

但是,除此之外,關於顧主委所說開放的前提,也包括國外純網路保險公司已蓬勃發展,則顯然有商榷的餘地。

首先,就實際的情況來看,事實上日本早在2008年就已有第一家純網路人壽保險公司Lifenet,接著美國也在2012年設立Oscar健康保險公司。而中國大陸也不落人後,有具高知名度的眾安保險,並在去年正式在香港掛牌上市,成為純網路保險具代表性的業者。此外,在印度則出現網路保險比價的銷售平台Coverfox,而美國另有專注於車險業務的Everquote保險公司。相較於美、中、日、印度等都已有純網路保險公司設立營運的案例,反而凸顯台灣金管會「不敢為天下先」的保守心態,乃至於後知後覺,甚至無知無覺的滯後與失職。

做出這樣的論斷,其實並非無的放矢。顧主委3日在另一個場合面對學生開講金融科技時,就自爆他之所以會拍板應開放純網銀的設立,乃是因為某次參加與年輕人的聚會時,發現他們已習慣在消費時用電子支付方式付帳,從而讓他深刻體會到,對純網銀的需求其實是存有強大的代間差距。因此,即使傳統銀行近年來也積極地發展網路服務,但純網銀的引進,才可以加速迎接數位時代的來臨。

還好有顧主委後知後覺的「頓悟」,金管會總算打開設置純網銀的大門。但這樣的經驗法則,何以未能套用到有關開放設置純網路保險公司的決策流程?沒有錯,純網銀和純網險,兩者之間還是有業務內涵、技術規範等不同層面的差異性,未必可以一體適用。但重點是,美中日印等市場規模都比台灣大的國家,都已經先試先行的開放純網路保險公司的設立。以網路數位時代的特性,一旦這些先行者在各自的國家透過實兵演練,有關純網路保險公司的運作已經步入正軌,則不只可以在各自的國內市場取得先發制人的優勢,下一步自然也可能將業務的觸角衍申到尚未有純網路保險公司設立的「後進」市場。其結果就是台灣業者不止將錯失在新興的純網路保險行業,以「領頭羊」的姿態到國外,自然包括大陸及新南向國家地區去擴展營運版圖。反過來說,台灣的純網路保險市場,還可能被左鄰右舍的美中日業者所瓜分。等到金管會走完政策評估的流程,最後即使也組成了類似純網銀「國家隊」的純網路保險團隊,恐怕也將難以翻轉。當年針對新型態的電商交易模式,台灣遲遲未能完成第三方支付法的立法流程,讓內需市場被淘寶等境外電商先馳得點的慘痛經驗,誠然是殷鑑不遠。

談到這種立法滯後的情況,其實具法律專業背景的顧主委,無疑有更深刻的感觸。他在3日與學生交流的場合,就曾明言台灣屬成文法系,不像英美法系可透guideline的方式發有限證照,在台灣卻沒有這種彈性。這也就意謂著成文法系的優點在於一旦立了法大家就必須遵行,有助於法治的確立,但缺點就是缺乏彈性,面對當前快速變化的外在環境,卻無法彈性應變。如何以變馭變,不只考驗金管會,更是對執政者的最大考驗了!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