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提名的大法官人選卡瓦諾最近火紅,不僅攸關美國期中選舉民主黨與共和黨在聯邦參眾兩院的席次爭奪戰,而且一旦提名獲得通過,保守派至少可以在未來1、20年引領司法潮流,確立「川普法庭」的歷史地位。

卡瓦諾遭致物議,主要就是他在錯誤的生涯規畫上犯了一項「許多男人都會犯的錯誤」,導致一位女教授福特決定到聯邦參院司法委員會作證,指控他在17歲時性侵過她。

對於福特的指控,卡瓦諾當然失口否認,並表示「我與家人的名譽都因這項指控被摧毀」。卡瓦諾的母親是法官,讓他17歲就進入名門後代群集的華府喬治城大學預科。進入耶魯大學以優異成績畢業後,直接在耶魯大學深造,於1990年取得法學博士。在法政界取得足夠經驗後,在53歲成為大法官人選。

以他傲人的學經歷,進入政界或其他領域都可闖出一片天地。不幸的是,卡瓦諾偏偏選擇最高法院作為他的「攻頂之戰」。他的母親萬萬沒有想到,培養了一輩子的兒子竟然栽在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女教授手上。若非媒體報導卡瓦諾成為大法官人選,福特也許未必就會出面翻出36年前「年少輕狂」的陳年舊事。

只因為大法官在高院的投票行為,直接涉及人民的日常生活,特別會對女性關切的墮胎、女權運動、女性主義、同婚議題產生深遠的影響,福特決定挺身而出。由於大法官是終身職,動見觀瞻,引領司法潮流,因此,大法官人選不能有任何汙點。美國前總統雷根曾提名溫和保守的金斯柏格出任大法官,但因被「起底」年輕時吸食大麻,只有撤銷提名。

距期中選舉只有5周不到的時間,卡瓦諾的「出包」,當然讓民主黨「見獵心喜」,因此千方百計阻擾這項提名。民主黨的如意算盤就是盡可能將聯邦參院對他提名案的投票拖到11月6日期中選舉後。

民主黨透過提名聽證會質詢、媒體報導,鼓動選民支持該黨提名的聯邦參議員候選人,屆時如果民主黨與聯盟的獨立派取得51席,就可在提名案投票時成功阻止該項提名。但若民主黨加上獨立派只取得50席,仍無法阻止這項提名,因為副總統潘斯可在參院平票時投下關鍵一票。

此外,民主黨也寄望於聯邦調查局對卡瓦諾一案進行調查,但恐怕緩不濟急。

最後,如果共和黨在聯邦參院險勝,民主黨將在此戰敗北,除非有幾位共和黨參議員在投票時倒戈,或是兩黨協商迫使川普撤銷提名。即使如此,川普仍可提名另一位操守良好的大法官,完成「川普法庭」的歷史大業。(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