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提及美中貿易戰為一長期的持久戰,政府應在貿易上(FTA談判)、投資上(供應鏈、移轉、吸引台商回流),擴大內需等方面積極因應。但我們認為,除此之外,政府也應有更高層次的戰略,化危機為轉機,使台灣經濟加速升級、脫胎換骨,進入另一個成長階段。以下我們分別闡述台灣化危機為轉機的大戰略。

第一,接軌美國數位經濟源頭,並建構人才、資金、技術、商業模式回流的生態系統:數位經濟的源頭在美國,台灣可積極配合美國在人工智慧、物聯網、巨量資料等領域投資,甚至成立基金投資美國主要大學的創投基金,取得對技術、產業模式的掌握。接著,再將取得技術、商業模式回流台灣,使台灣在數位經濟時代持續保持對中國、東南亞的競爭優勢,為下一階段的經濟成長奠定基礎。

第二,搭建台灣成為美國再工業化的重要策略夥伴平台:美國大型企業的科技實力佳,中小企業科技化、數位化程度不如想像中的強,加上過去製造業外移後,工程師極端缺乏,對原物料、零組件的取得來源也有掌握上的困難。反之,台灣在東協、大陸有數十萬商家以上台商,綿密生產網絡,對零組件、原物料來源的掌握,均深入而廣泛,是可以依賴的重要夥伴。過去台灣和美國科技廠商的合作,第一階段著重在成本降低,第二階段則在於全球供應鏈管理,提供有效率的代工製造及配銷。而未來第三階段的策略,即在於成為美國在製造回流再工業化的策略夥伴,美國軟體強,台灣硬體、製造實力佳,有能力協助美國軟硬整合,製造最後一哩、最後一吋的產品,來滿足消費者的體驗。因此台灣可扮演美國再工業化的主要策略夥伴,卡進關鍵位置、強化競爭優勢。

第三,發展品牌、通路:在主流領域上,各國都有國家隊,發展品牌、通路或許不容易,但在若干利基領域,台灣憑藉著技術、人才,仍有相當機會。同時,也只有部份廠商開始建立品牌、通路,台灣企業才有能力提高利潤,吸收供應鏈的調整成本,並為員工加薪。因此,政府的租稅優惠、科專計畫的研究補助,應挪出部分資源用於鼓勵發展品牌、通路、著手行銷研究、投資進行系統整合的廠商,以發揮升級轉型、高值化的宣示、引導效果。

第四,嶄新科技融合下的台灣定位:邁入人工智慧(AI)時代,物聯網(IoT)、機器人、AI、大數據邁入科技融合階段。在智慧機械化、生產力4.0時代,先進科技大國都有本身的定位。美國的谷歌、微軟、亞馬遜扮演平台的整合角色;德國、日本扮演關鍵零組件、設備的供應商,而台灣的定位何在?台灣有豐富的製造經驗,如能有效結合物聯網專家、學校的前瞻研究、具產業專門知識專家,以及系統整合專家(SI),成立電子資訊的系統整合專家團隊,協助金屬、化工、紡織、鞋類、農業等,以及其項下的細項領域廠商之升級轉型需要。此一團隊可以透過感應器、智慧化,掌握客戶的需求,提供產業升級轉型的全方位解決方案(total solution)。如此,不但可以找到台灣在嶄新科技融合時代下的新定位,也可以加速整體產業的升級轉型。

第五,海外經貿運籌展示基地的建構,延伸台灣出口市場:台灣推動新南向政策,以貿協為樞紐,扮演商品展示的功能。但不像日本、韓國商在地可以連結通路、供應商,協助降低中小企業拓展海外市場的障礙,找到落地的策略。因此,欲協助中小企業在東協國家突圍,延伸台灣的出口市場,必須針對目標國家(如泰國、馬來西亞、越南、印尼、印度、菲律賓等)的目標城市(如河內、胡志明市、吉隆坡、檳城、雅加達、馬尼拉等)建立經貿運籌基地,是不可或缺的戰略。

在作法上,可以有效結合近來投資東協的台商,以及在東協國家發展較久的華商。其次,結合台灣有意前往東協發展的年輕人,以及東協來台求學的年輕人,經過專業訓練,並禮聘東協國家的企業人士、退休官員、律師、會計師擔任講師,訓練完後即成為海外拓銷種子部隊。在基地的選取上,可以在目標城市(如吉隆坡、胡志明市等)之郊區找到一塊約20公頃的土地,開發經費約20~30億元,並可由台商、華商、台灣在東協投資的銀行共同出資,而政府則扮演幕後整合角色。(系列完)

#投資 #美國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