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主委黃煌雄請辭,緊接著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也以公開信方式辭職,引起議論紛紛。前者民進黨人歸咎為國民黨的「東廠廠公論」,讓黃煌雄興起不如歸去之感,還將黃煌雄的請辭詮釋為「引起社會重視促轉會的工作」;後者則是痛斥媒體過度詮釋,因為詹順貴「只是」感冒請假而已,然幾經轉折,現在行政院方面則是「尊重他」。

如果只是要酸言酸語地諷刺民進黨政府,那就只要喊「假新聞,關3天」。不過這樣的諷刺言語雖然解氣,但沒有什麼建設性,因為問題的核心沒有被釐清,於是乎我們就陷入泥巴戰中,反而讓應該負責的人有機會推卸責任,而兩位政府高官的辭職就又只能成為政治操作的武器了。

在外工作,領人薪水,最常抱怨的就是豬頭老闆。但抱怨歸抱怨,畢竟還是需要那份薪水,所以只要不是搞到忍無可忍,大概都會勉強留下,一直等到爆發為止。至於何時會忍無可忍爆發,這就看個人了。如果是那種擺爛的人,什麼也不管,只要每個月有薪水進帳的話,那不會有辭職發生,因為不會有爆發的點;但只要稍微有點理想性格,還想要做一點事情的人,他就會有底線,一旦老闆的剛愎自用或是愚蠢無能碰觸到這個底線,就會發生衝突,只不過你我都知道,和大老闆發生衝突,結果當然是底下人辭職。這個道理,人人都懂,再回頭來看看黃、詹兩人辭職的政治意涵是什麼。

黃煌雄的辭職被民進黨內詮釋為「因為被汙名化,希望透過自己的辭職來喚醒社會重視促進轉型正義的工作」,但辭職信說:「轉型正義工程雖然起步較晚,卻是民主運動具有正當性又有合法性的授權,因此實應從『超越政黨輪替的高度與格局』看待」。黃煌雄更列舉曾經推動過影響深遠又超越政黨輪替的重大案例來證明自己不是講好聽的,而是真正要推動轉型正義超越政黨輪替的歷史工程。所以我們要怎樣詮釋黃煌雄的言外之意呢?是因為被外界抨擊為東廠(這還是張天欽自己說的)的關係,還是因為現在所謂的「轉型正義」其實根本是打擊異己的工具?如果是前者,以黃煌雄過去不計毀譽地推動諸多超越黨派的政策的經歷來看,他應該會堅持下去。但是他選擇辭職了,難道答案還不夠明顯嗎?不就是因為「大老闆」非要把轉型正義當成打擊異己的工具,逾越黃煌雄個人的道德底線嗎?

再來看詹順貴的例子,長年投身環保運動的詹順貴進入體制,但在深澳電廠環評一案中飽受抨擊。他認為「個人喜好(政治主張)不能凌駕法律」,所以投出不符合環保團體意見的1票。如今觀塘天然氣接收站的案子,賴清德院長拿來和深澳電廠的興建與否掛勾,像是菜市場討價還價一樣,這證明民進黨政府根本沒有完整的能源政策,也根本沒有把環境保護視作為重要價值。詹順貴可比黃煌雄更直白一點,在辭職信內直說是要「捍衛環評制度」。如果民進黨政府沒有踐踏環評,他又要捍衛什麼呢?

黃煌雄和詹順貴兩位的辭職,背後的邏輯都是一致的,都是「大老闆」踐踏他們的道德價值與信念,逾越最基本的底線,於是只能用辭職的方式明志。所以證明促轉會真的是打壓異己的東廠;民進黨的環境保護也只是騙選票的口號,並非真心想要實踐。黃、詹兩位辭職的政治意涵,無非就是用自己的官位去做最沉痛的控訴而已。

(作者為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

#黃煌雄 #轉型 #轉型正義 #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