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委員仉桂美、劉德勳、包宗和今年7月提出年改調查報告及聲請釋憲案,昨在監察院會以14票對11票表決通過,將函請司法院大法官釋憲。仉桂美強調,監察院通過此案立場很清楚,就是監察權不容被恣意限縮,希望大法官發揮專業良心,回到憲法位階解釋。

仉桂美、劉德勳、包宗和接獲96件退休軍公教陳情,調查年改相關法案,認為年金改革方案違反信賴保護原則、不溯及既往,涉及違憲,因此提出釋憲聲請。不過,「蔡系」監委認為本案沒有違憲,也不符《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的釋憲規定,並不同意。爭論多時,終於在昨天院會表決通過。

仉桂美說,公教人員年金權益受損提出的救濟案,在保訓會已有9萬多件,加上教職人員就逾15萬件,影響人數可能近20萬。她指出,有反方意見認為,為何不待窮盡所有救濟而不可得時再談釋憲?她批:「不知道這個觀點是從哪來的?人民的權利可以這樣踐踏嗎?」如果窮盡一切訴訟而不可得再釋憲,為時已晚,損害已經嚴重造成。

劉德勳指出,聲請釋憲並不是反年改,而是部分法律條文涉有違憲疑慮,希望大法官會議能做出明確說明。劉德勳說,公務員從擔任公職起,就跟政府產生法律關係,而公務員在退休前必須決定自己退撫給與的種類、方式,一旦經審定就不得變更。政府在相關法律關係確定後,以自己法律修正再做變更調整,已違反不溯既往原則。

不過,由於上周大法官宣布不受理仉及劉提出的黨產條例釋憲案,是否擔憂年改釋憲也遭駁回?仉桂美表示,監委受理陳情案、進行調查,送請大法官會議解釋,很清楚,是於法有據。

但大法官卻指出「行使職權應限於主管機關的主管條文」,仉桂美說,現在700多號的大法官解釋,都限於主管機關主管條文才能提釋憲嗎?且監察院目前提出55件釋憲,也幾乎都是其他機關主管條文,仍成功釋憲,「法令沒有變,變的是解釋權是否還框在解釋權範圍之內?」

#大法官 #釋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