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總統彭斯4日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說,全方位批評中國大陸的國際行為,包括霸凌台灣與施壓台灣友邦、南海軍事化、透過債務外交擴大其全球影響力,以及中國企圖透過宣傳手段改變美國人對大陸政策的看法。從前前後後的各項發展來看,他的演說顯然不只是針對美國在南海遭遇中方恫嚇的特定事件,也不只是藉這場演說鼓舞共和黨候選人與支持者在期中選的士氣,而是美國總統川普在一系列決策過程中定調的對中國政策綱領。

川普從去年11月在「亞太經合會」峰會上提出「印太戰略」,就已隱約劍指中國。去年12月18日,川普針對「美國戰略安全」報告發表演說,承諾他將重新活躍美國經濟、重建美國軍力、防衛美國邊疆、確保美國主權、並推動美國價值。今年1月,美國五角大廈提出《國防戰略摘要》,強調美國將建立更有效的兵力、強化盟國關係、改革國防部讓其表現更佳與隨時處於戰備狀態,以讓美國總統與外交官能隨時以實力作為後盾與外國進行談判。今年2月,川普政府又提出一份《核武態勢評估》報告,強調美國必須不斷更新核武,保持核武優勢,以因應來自全球各地的挑戰。

這3份報告共同點就是將中國大陸與俄羅斯列為「戰略競爭對手」與「修正主義強權」,直指中、俄兩國已成為美國的主要競爭者,並指責他們企圖透過宣傳手段改變美國人對他們的看法。

幾乎每一任美國總統都有類似的3份報告,如果川普沒有努力執行這3份報告列出的政策方向,則他的報告也會像前幾任總統的報告一樣流於形式。但是,川普顯然較前幾任美國總統更為積極。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6月初在香格里拉會議宣布撤回對大陸參加「2018環太演習」的邀請,目的就是不讓中國海軍有磨練成長的機會。在8日與國務卿蓬佩奧會晤時,王毅要求美方停止與台灣的官方往來與軍事聯繫和軍售、干預願和大陸建交國家的外交政策,並約束和限制台獨勢力的發展,但是蓬佩奧僅以「美方堅持一個中國政策」作為回應,顯然有意保留未來美國打「台灣牌」的空間。

白宮國家經濟會議主席庫德洛4日在華府談論貿易時指出,美國最近可能與日本、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對話,以形成一個願意對抗中國的貿易聯盟。白宮9日對財政部長穆欽施壓,把中國列為「匯率操控國」。川普政府並研擬五大政策,防堵中國政府竊取美國的高科技,升高對中國貿易戰、匯率戰與科技戰,目的無非是減緩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與科技發展。

從以上這些角度來看,說彭斯的演說是「討中檄文」也許太過沉重,但若說這是川普根據其決策風格定調的美國對兩岸政策綱領,應該還算靠譜。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