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勳談美 回過頭來做自己

藝術家蔣勳認為,華人應該勇敢面對自己真實的身體。(杜宜諳攝)

莊子說「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藝術家蔣勳看來,正是華人自古以來最欠缺的思維:「尊重每個個體不能被取代的特質。」蔣勳在今年70歲「隨心所欲」之際,他從自己的生命記憶出發,在兩岸都舉辦了《天地有大美》個展,是生命的記錄,更是對華人美學的省思。

蔣勳自言,非學院派出身而無包袱的自己,最終看繪畫「不是先想到形式、流派,而是面對一張空白的紙的動念是什麼?」他回顧自己最早的繪畫記憶,是童年在大龍峒看「寫真館」把往生者的照片用碳精筆畫成菊4開的肖像。

天地有大美 沒有第一名

蔣勳說:「或許人類的美術最早就是為了『音容宛在』,因為要記憶失去的什麼。」

14日起在台北的《天地有大美》個展,蔣勳拿出了近年的山水寫生、遊歷後畫下的長卷《支笏湖風景》,甚至是過去曾殷殷掛念的流浪狗。「不論是山水或是流浪狗,藝術永遠是在表達生命裡的感動,也是在療癒自己。」

他認為華人向來尊儒家,每個人被過度要求排名,但「天地有大美的『大』,是包容所有的存在」。上世紀90年代曾有人找他擔任選美會主席,蔣勳傻眼而後幽默回應:「我要選的美,沒有第一名!」

蔣勳說:「美是回過頭來做自己。」

富春山居圖 與世界對話

從事美學教育多年,蔣勳期望在儒家的理知之外,更多人體會到以內在感官與世界對話。回到自己的生命經驗,蔣勳憶及大學在台北故宮上課,看長卷《富春山居》,「從裝著長卷的匣子、錦囊,到長卷打開來,天頭、隔水、引首……。」蔣勳近期創作的《支笏湖風景》、《雲淡風輕》便是長卷。

「藉著畫也思考,為什麼中國才有長卷的傳統。」與西方的風景畫不同,中國的長卷是創作者在消化過後重新在腦中呈現的風景,欣賞時也是一段一段的攤開、鈐印、捲起。在蔣勳看來,這樣的過程也是種創作,故「歷代名畫是集體創作」,而長卷講述的不僅是風景,更是時間與歷史。

(中國時報)


推薦閱讀

發表意見
留言規則
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
  •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或大意內容相同、類似的文章
  •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
  • 發言涉及攻擊、侮辱、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社會正義、國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內容,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
  • 請勿以發文、回文等方式,進行商業廣告、騷擾網友等行為,或是為特定網站、blog宣傳,一經發現,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
  •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報導或相關連結
  •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
  •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且未經證實、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不實謠言等
  •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圖片)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商標、專利等權利;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
違反上述規定者,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鎖帳號!請使用者在發言前,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謝謝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