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菊輔選陳其邁,主打「在地牌」,如說「陳其邁是我的接班人」,又說「韓國瑜連高雄的路都分不清楚」。高雄市自1994年開始民選市長,當選者吳敦義是南投人,謝長廷是台北人,陳菊是宜蘭人,20年裡沒有一位市長是高雄人,可見高雄人並不在乎市長是哪裡人,新的市長不可能條條道路都弄得清楚,包括說這話的陳菊在內。

韓國瑜一語中的:「高雄沒落是經濟問題。」而經濟不振與人口流動有因果關係。當高雄仍為台灣第2大都市時,高雄港是全球第6大商港,貨櫃港排名第12,其時港口不分日夜燈火通明,碼頭裝卸工人萬頭鑽動,他們的勞務所得每月在8萬元左右。因碼頭興旺,運輸業、餐飲業便跟著興旺。

高雄楠梓加工出口區有10萬人,分3班次在這裡日夜工作,成為全球第1大加工出口區,外國企業來此取經者絡繹於途。這10萬人帶動了無數中小企業,他們僅帶著一個提箱成為「空中飛人」,行走全球,所到之處皆成嬌客。10萬人的消費也必外溢於高雄全市。

蔣經國任行政院長時大手筆的「十大建設」,高雄直接受惠的就占其5。中鋼設在高雄,第1任總經理趙耀東所創建的豐碩業績,肯定受益的就是高雄。

在高雄工作的自然是在地人最多,但也引進了許多外地人,包括外勞,所以高雄有不少「南漂」人口。但好景不常,經濟由繁榮而蕭條,以高雄港為例,優勢被上海、香港取代,碼頭工人找不到工作而星散,「北漂」取代「南漂」,使得高雄「又老又窮」。

謝長廷於1998年接任市長,2005年出現陳其邁、葉菊蘭兩位代理市長,陳菊2006年至今年當了12年市長,20年中都是民進黨在高雄掌握政權,人口外移,舉債近3000億為全台之冠。當其他都市都有程度不一的經濟成就時,唯高雄業績不斷下修。

但民進黨卻能在高雄稱霸,因為民進黨一直在進行一種「思想工程」,陳菊說高雄是「民主聖地」,而「民主」與民進黨的權力相結合,故而當新黨在當時的黨主席王建煊帶領下首次踏入高雄時,被包圍在一所中學的禮堂裡,民進黨公開說「高雄不需要新黨。」新黨好不容易突出重圍在勞工公園聚會時,又遭到第2次包圍。2006年「紅衫軍」企圖進入高雄,代理市長葉菊蘭下令將人群阻於市外。

陳水扁貪腐事發,高雄出現「肚子扁扁也要支持阿扁」的口號,陳水扁「一邊一國」仇中反中組織,高雄即其政治基地,其子陳致中在高雄參選議員,以最高票當選,這次又參選,雖鬧出在台北招待所召女陪酒醜聞,但估計仍會當選。

韓國瑜在高雄出現,他的「非典型」觸到了高雄市民的痛處,聲勢乃扶搖直上,這是市民的覺醒。高雄為何「又老又窮」?為何人口不斷外移?一場大雨,為何出現了5000個地洞?市民是身受者。民進黨視高雄為她的禁臠,她既然公開宣示「陳其邁是接班人」,那麼,難道市民還要繼續困在這個禁臠之中嗎?

韓國瑜在未來40多天中能否擴大高雄市民的覺悟,使高雄成為台灣的高雄,而非民進黨的高雄,人口不再向外「漂」,經濟活水不斷注入。高雄是否有第二春,11月24日由市民決定。(作者為作家)

#韓國瑜 #高雄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