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狂升,大幅影響資金對於債券市場的態度,上周不論投資級公司債、高收益債,或是新興市場債全數遭國際資金大幅撤出,其中,投資級公司債基金單周失血75億美元最高,高收益債券基金則是再度由正轉負,單周失血61億美元,改寫近兩個月來最大淨流出金額;新興市場債券基金也中止連續三周淨流入。

摩根環球高收益債券基金產品經理黃奕栩表示,目前全球經濟仍處於擴張階段,不論是企業獲利成長,或是穩定的現金、改善的資產負債表等,都有助高收益債券的表現前景,特別是高收益債往往與景氣走勢同步,當景氣向好,企業獲利成長時,高收益債投資氣氛亦能加溫。

更重要的是,現階段高收益債違約率成處於相對低檔,據統計,過去12個月高收益債券違約率為2.02%,低於長期均值,增添高收益債的投資價值。

黃奕栩分析,儘管聯準會已步入升息階段,市場對於中長線通膨以及利率的預期仍處於相對低檔水準,在此環境下,能夠提供較高收益率的標的,仍然為現階段投資人所偏好的標的,而高收益債券因為具有高於多數債券資產的持有價值,又具備較短的存續期間等特性,在利率緩步走升階段具有較佳的攻守表現。

寬鬆的資金環境、偏低的總體利率以及低於長期平均的債券違約率,皆是支撐高收益債利差持續收窄的主因;不過,隨著利差來到相對低檔,若投資人有意參與高收益債未來的成長性,建議宜著眼其中長線表現,並適度持有集中投資美元計價高收益債券,讓持有價值不稀釋。

安聯四季豐收債券組合基金經理人許家豪表示,在新興債市方面,回到基本面,新興市場近期採購經理人指數多重回50之上,經濟動能逐漸改善,但區域經濟分歧大。

根據IMF預估,歐非中東2019年經濟成長率由今年3.8%降至2%、拉美成長率由今年1.2%升至明年的2.2%,故配置上須更重視基本面選債。同時因匯率波動未穩,預期新興市場將持續震盪。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指出,美國公債殖利率彈升較易排擠低利率的工業國家公債表現,而新興國家公債高利差可望提供美債殖利率上揚時之緩衝,加上新興國家平均匯價已比歷史金融危機時還要便宜,仍看好匯價廉而債息高的當地公債市場投資機會。

#公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