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採訪新聞過程中發現,學校教育和家長間的配合愈來愈密切,尤其都會區學校,常要家長參與校務、捐錢,甚至老師出給學生的作業,也要家長幫忙完成,造成他們很大的負擔。家長在學校教育中參與到何種程度才是合理,是一個大議題。

台北市開平餐飲學校將家長視為「合夥人」,小孩要來讀書,家長必須來上8天、每天8小時的課程,如果無故做不到,開平不會收他們的孩子為學生。在這樣的制度下,開平的家長必須付出很多時間和學校合作。

另國中小裝冷氣成為熱門話題,但政府只負責改善電力路線,學校購買冷氣設備及吹冷氣的費用要由家長負責。最近台北市一所國中的家長會,因為8、9年級的家長之前有付教室裝冷氣機的錢,在人數優勢下,決議「7年級家長要強制捐款冷氣基金做為維護清潔費」,8、9年級家長則自由樂捐,最後鬧得不太愉快。

同樣在台北市,一所知名小學的老師出給小學一年級學生作業,要求家長在家對小孩進行聽考,念老師指定的一些詞語,要孩子寫下注音,一旦答錯就要重考,直到考100分為主。此外,老師還出兒歌錄音作業,每位小朋友分配一首兒歌,回家練習朗讀,然後由家長錄音後,傳上班級LINE群組,以做成朗讀故事的PPT簡報檔,成為學生的教材。

小學一年級的孩子什麼都不懂,老師出「在家聽考」及「兒歌錄音」作業,無疑是造成家長困擾,而且程度不夠好的家長還做不來,他們需具備一定知識,譬如要會手機錄音及使用PPT軟體等能力才能因應。就有家長表示無法勝任,請老師在學校直接指導孩子完成這些作業。

教育孩子過程中,學校和家長都有責任,但在偏鄉地區,有些家長將孩子丟給學校就不管,在都會地區,有些學校則要家長做很多事,包括捐款、參與學校事務,甚至原本屬於老師的工作也移給家長做,都過頭了。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長謝國清說,家長圈流傳一句話,「學校只要家長的口袋,不要家長的腦袋」,家長會會長、副會長有「職務捐」,這造成有錢人掌握家長會,他們付出這麼多,說話自然大聲,不知不覺就會干預校務。他建議,學校少開口跟家長會要大錢,辦學才能自主。

「家長如果有能力自己教,幹嘛送小孩去學校!」謝國清說,許多老師出的作業,似乎不是要給學生做,而是在為難家長,這很不好。他認為,老師出的作業應該以學生可以獨立完成為主。至於開平餐飲學校要家長充分配合才願意收他們的孩子為學生,謝國清認為合理,因為有些特色學校就是要家長積極參與,才能達成教育目標。

#家長 #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