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喜樂島聯盟」所發起的「全民公投反併吞」活動,雖然民進黨禁止黨公職與候選人參與,但是在選票的考量下,還是選擇同一天在高雄自辦一場「反併吞,護台灣」遊行,形成雙方南北尬場的局面。這種局面可見,喜樂島對外不僅要尬中國,對內也是要跟民進黨當局互尬,一場隱含著群體衝突的行動,顯現台灣民主正走向「部落主義」的情況,這種發展值得關注。

反併吞南北尬場

有「虎媽」之稱的美國耶魯大學教授蔡美兒,6月在《外交事務》上撰寫「部落世界」一文,提出要重視當今國際社會中的部落主義因素。她指出,與其他靈長類動物一樣,人類是部落動物。我們需要從屬於群體,這也是我們總喜歡加入俱樂部和組隊的原因。一旦人們與群體相聯繫,其身分會與該群體牢牢綁在一起。即便無法獲得任何個人利益,他們也會尋求使群體成員受益。他們會無償地懲罰外人,為群體犧牲,乃至殺戮和死亡。

而這種部落主義,近年來在美國已經出現了破壞性的政治動態,即民族主義運動的興起,機構和選舉結果的信任受到侵蝕、仇恨的煽動、對既有體制和外來少數族群的普遍對抗,從民主到零和的政治部落也跟著出現。

這種部落主義也影響著台灣的政治發展,從民主化以來,台灣內部被劃分出中國/台灣、中心/邊陲、外來/本土、統一/獨立等二元對立的符號,在民間社會逐步建立起一個反國民黨,也反中國圖騰的「後殖民意識」,這就更激化了台灣在民主化過程中政治競爭的態勢,也讓台灣政治進入藍綠顏色作為壁壘分明的界線,誰也跨越不了這一道鴻溝。

但是,在民進黨兩次執政以後,第一次陳水扁執政時期,試圖從鬆解外部性制約開始,藉由正名、制憲、入聯公投等政治操作,為民進黨爭取更多的國際空間,然而在美中聯手共管台灣的反制下,陳水扁政府最終變成「麻煩的製造者」,在國際空間的爭取上無功而返。

蔡英文雖然也操作反中的圖騰,但是在陳水扁挫敗的經驗下,即使有美國在背後支撐,也不敢貿然推動急獨路線,而是以「維持現狀」作為穩住美中台關係的手段,再徐圖前進。所以,蔡英文獨立路線的操作更多是隱性的,也是軟性的操作模式,沒有急風驟雨,但也不必然看得到陽光。

但是蔡英文這種軟性台獨的操作模式,卻不討喜獨派人士,在權力的競逐下,獨派只能另尋他途,除了推動「反併吞」活動之外,還加上「東奧正名公投」,明年再繼續推動「獨立公投」等三部曲行動。也就是喜樂島聯盟無法認同蔡英文反中的隱性操作模式,硬要凸顯反中的硬衝突,讓中國大陸出手壓迫台灣,以期台獨有機會藉口宣布獨立,讓台灣盡快達到獨立的目標。

喜樂島的衝突戰略

所以,喜樂島的操作模式就是一種「衝突戰略」,他們藉由推動兩岸的「國與國」之間的衝突,再引入內部的群體衝突,他們煽動仇恨,衝撞國際規則,企圖讓台灣的民主走向零和對抗的局面,這種看似在追求某種革命理想,但實質上不過是部落主義從中作祟,也只是一種玉石俱焚的操作策略。

所以,部落主義絕非是一種革命理念,也不是實現民主和平的手段,更不是達到烏托邦「美麗新世界」的境界,他只會帶來衝突、戰爭與毀滅,任何期待民主健康發展的人,都應拒絕部落主義的蔓延,避免他們破壞國際與國內的既有秩序,進而毀滅大家有規則的群體生活。(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蔡英文 #喜樂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