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鐵路立體化工程因土地開發的效益評估及財務自償性不明確,而有行政院顧問及部分學者公開呼籲行政院暫緩編列其興建經費。事實上,都市發展有其階段性,台灣各城市早期憑藉著火車站匯集人口,巿區鐵路猶如娘胎的臍帶,輸入養分使城市逐漸成長擴展。

然而隨著城市的高度發展,市區鐵路反而造成平面交通的阻塞及不便,讓民眾付出的時間成本愈來愈可觀,也阻隔了城市東西兩區的發展,影響其現代化建設。因此巿區鐵路立體化就像城市要脫離娘胎而須割斷臍帶的手術,方可讓城市脫胎換骨,進而成長茁壯。

當然並非是市區鐵路就需要花費龐大經費進行鐵路立體化,都市人口密集度及都市化程度高低,才是市區鐵路應否立體化的關鍵因素。理論上,鐵路市區路段週邊土地開發效益僅是鐵路立體化整體效益的一部分,且屬於「財務性效益」,其成功關鍵在於實施者及開發者是否有能力確實貫徹及執行具有商業價值的土地開發計畫,回饋地方財政稅收。

至於所謂中央(台鐵)與地方權責不均,而要求地方政府對鐵路立體化亦需負擔鐵路維護財務責任的作法,不知是否欲將鐵路經營分割化,一時之間讓人困頓及錯亂;依此邏輯,過去台鐵電汽化工程,各地方政府因空氣品質改善是否也應出資分擔?

國家重大建設工程必然是對國家整體發展具重大效益者方可列入,國內主要都市的發展自然亦屬其一;國家重大建設不應僅就財務效益及自償性來論斷其建設的必要性,市區鐵路立體化亦然。

實際上,市區鐵路立體化對增進都市競爭力、企業生產力、改善交通效能及安全、提升居民生活品質及環境等,具有諸多廣泛且顯而易見的經濟性效益。

況且,鐵路立體化後周邊土地開發會因乘數效果而產生可觀的社會外溢性效益,其貨幣化後的價值絕對遠超於興建經費。對於有限的預算編列,各都市推動的優先順序仍應以其所帶來總體經濟效益之高低為依歸,財務基本上是協助達成經濟建設目標的手段之一,不應本末倒置。

總而言之,鐵路立體化是傳統城市邁向現代化、「割捨臍帶脫胎」的必經成長之路,今北高都會區皆已蒙受鐵路地下化之利,獲得都市再造的繁榮成果。因此,凍結鐵路立體化預算絕非上策,中央在審慎評估後,反而應劍及履及讓其他城市亦受其澤披,及早許給新興都市一個美好的未來!

(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企業管理學系教授)

#市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