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揭仲。(本報系資料照片)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揭仲。(本報系資料照片)

美國軍艦航行台灣海峽,解放軍海軍軍艦全程監控,不過與9月30日中美軍艦在南海差點相撞的危險行為相較,這次解放軍軍艦都保持安全距離。戰略學者指出,解放軍軍艦保持安全距離才是正常的處理模式,過近距離相差僅41公尺的作為,不排除是前線指揮官的過激行為。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高級助理研究員揭仲23日受訪表示,其實從歐巴馬總統第二個任期,美國海軍水面軍艦開始在南海執行「航行自由行動」起,迄今已執行了十多次;在今年9月30日中共「蘭州號」驅逐艦從後方快速逼近美軍驅逐艦前,中共海軍絕大多數是採一路跟隨並向美軍軍艦喊話的處理模式,既能避免發生意外,也可在某種程度上維繫自己的主權主張,這應該才是中共海軍在敏感海域遭遇美國海軍時的主要處理模式。

他指出,9月30日解放軍「蘭州號」驅逐艦相距美艦只有41公尺的危險行為,不排除是前線指揮官的過激行為。

揭仲也說,不論是今年7月美軍2艘驅逐艦通過台灣海峽並繞行台灣,或者美國空軍轟炸機近來所多次執行、意在對中共進行武力展示的空中「航行自由行動」,共軍的反應都非常的克制、甚至是故意抱持低調。由此也可看出,中共高層不願意在此階段大幅升高和美國在區域、特別是軍事方面的緊張情勢。

因此,揭仲認為,若日後美軍軍艦真的經常性地穿越台灣海峽,只要不是航艦打擊群的大編隊,在美軍軍艦未進入台灣或大陸沿海12海里範圍,且直接通過未逗留,中共的處理方式應該還是以監控、跟隨為主;並設法透過外交談判,甚至做出若干妥協,換取美方減少類似行動。

但比較需要擔心的是,揭仲說,中共海空軍第一線指揮官常常會突然出現過激行為,例如2001年的南海撞機事件,而在中共片面劃設的「東海防空識別區」內,也常常出現這種情形。在共軍內部文化很難嚴格禁止這種行為的情況下,不能排除擦槍走火的可能性。

#軍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