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此行訪陸,不只將陸日關係推升至歷史新高度,也傳遞出日本外交路線再次轉向的信號。回顧過往歷史,日本外交政策,幾乎都是在「脫亞」與「入亞」間來回擺盪。而安倍此次訪陸,意味著日本外交路線從「脫亞入歐」到「脫亞入美」,再向「脫美入亞」路線的回歸。

日本的外交路線可說在「脫亞論」與「入亞論」間來回擺盪。今年是明治維新150周年,亦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簽訂40周年,這兩個對日本發展極為關鍵的兩大歷史事件,正好標誌著上述兩種外交路線。

1868年日本啟動「明治維新」,當時的外交思想主要源自著名的戰略思想家福澤諭吉。由於目睹西方船堅炮利,他極力鼓吹日本必須擺脫以大陸為中心的朝貢體系,主張日本全面西化,即是「脫亞入歐」論。

在「脫亞入歐」後,日本脫胎換骨,甚至在甲午海戰中一舉擊敗過往老大哥─「中國」;而二戰之後,儘管日本無條件投降,但日本政府從不認為是中國擊敗日本,而選擇依附美國,外交路線轉變成「脫亞入美」。

直到1977年日本前首相福田赳夫,在出席馬來西亞吉隆坡會議上拋出「福田主義」的演說後,重新思索日本與亞洲關係;時隔1年後,在福田赳夫與大陸前領導人鄧小平見證下,陸日簽署《中日友好和平條約》;而這也被視為日本近代「入亞論」的濫觴。

儘管近2、30年來,日本外交仍在「脫亞」與「入亞」間搖擺;但隨著大陸飛速發展,北京絕不可忽視。在此背景下,安倍此次訪陸,可視為向「福田主義」復歸,讓陸日關係找到新時代的新定位。

#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