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習近平見面了。對於台灣而言,有兩個問題產生,一是習、安都可見面,為何兩岸關係不能破冰?一是台日關係會如何發展?

基於安全與經貿需要,安倍早就期望與習近平改善關係,但是基於歷史、釣魚台等種種因素,北京冷淡以對。眾所周知,日前習安見面,中日關係改善的背後推手是美國的川普。在中美貿易戰已經延伸為美國的全球霸權保衛戰、華府已開啟以北京為敵人的新冷戰序曲時,北京也必須審時度勢,暫時放下與日本的宿怨,全面應戰。「拉攏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是北京長久一貫的戰略原則,「拉近制遠」,是北京運用區域合作對抗美國全球打擊的必要反制。因而,習近平與安倍不僅見面,也開啟了新一輪的合作。

這是一場標準「合縱連橫」的國際權力運作遊戲,這裡面沒有情感,也沒有理想,更沒有價值,而純粹是利益交換與權力需要。中日雙方均有默契,核心爭議暫時擱到一邊,這一階段各取所需。在全球新冷戰時刻,雙方都有需要對方、與被對方需要的價值。

兩岸呢?習安都可以見面了,兩岸為何不行?答案當然是「難」。原因很簡單,先不要說「九二共識」中的「反對台獨」是北京的核心利益,在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的情形下,北京無法與台北恢復互動。更重要的是,在目前的新冷戰格局、中美全面對抗下,台灣沒有被大陸需要的價值。一是源於蔡英文對美國的「一面倒」政策,二是民進黨完全沒有意願與力量來向美國說「不」。三是蔡英文兩岸關係的基調就是「敵」與「離」。擁有這三種特質的民進黨政府,完全不符合北京「合縱連橫」的需要。

另一個問題,自認對台灣最友好的日本都向大陸示好了,台灣怎麼辦?是繼續自我欺騙的認為,日本對台灣才是最友好?還是認清日本從來沒有、將來也不會把台灣視為盟友的事實。

如果民進黨人願意讀一讀歷史,就會了解,在政府退出聯合國後,第一個搶著與北京建交的友邦國家就是日本,奉行「一中政策」迄今從未改變。真不知民進黨是如何得出日本政府會支持「台獨」的邏輯?中國大陸在朝鮮半島對北韓的影響力,可以為日本的國土安全助益;中國大陸的廣大經濟市場,可以滿足日本企業家的需求。對日本而言,台灣能夠滿足日本什麼?能夠大於中國大陸嗎?唯一有用的可能就是,讓日本人的教科書裡面寫著:一群曾經被日本殖民50年的台灣人民,迄今仍然對日本感念不已,以證明日本殖民統治的功勞與正當。但是,就憑這一點,需要為了台灣而與北京為敵嗎?

民進黨對日本有一種先天出自內心的友好與認同,他們從骨子裡面把日本當成自己人,這蒙蔽了他們對日本應有的正確判斷;蔡英文等以台獨為理念的民進黨人,他們對中國大陸有一種後天敵視感的「政治正確」,他們根本就是要去中國化,其結果也就必然視中國為敵人。

從蔡英文等民進黨人的認知迷惘與錯亂,就可以知道:為何習安都可以會面,但是民進黨蔡英文治理下的兩岸關係不會好轉;為何蔡英文這一群人會失望,因為日本不會像他們愛日本一樣地愛台灣。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孫文學校總校長)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