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選會決議在投票日當日任何公投宣傳活動,如穿插候選人姓名、號次等,依通常一般人經驗一看即知者,均屬投票日從事競選或助選活動,如該行為地點位於投票所30公尺內,即違反《選罷法》和《公投法》,涉有刑責;如於30公尺以外,則依《選罷法》可處罰鍰。

然而《公投法》中並無投票日禁止公投宣傳的規定,但中選會鑑於10個公投案與九合一選舉同日舉行,為預防候選人在投票日藉公投宣傳之名行競助選之實,所以認定投票日當天,候選人無論其是否為特定公投提案之領銜人,凡宣傳公投提案者皆屬競選活動的一部分,為《選罷法》第56條第2款所禁止。

《公投法》與《選罷法》是民主政治非常重要的兩法,既然此次大選早已規畫合併舉行,當然要正視兩法的主要差異。兩者的差異有5項:一是《公投法》對「事」,《選罷法》對「人」;二是《公投法》「18歲以上投票」,《選罷法》「20歲以上投票」;三、《公投法》是「諮詢性質」,《選罷法》是「決策性質」;四、《公投法》事後僅有公投無效的司法救濟,《選罷法》則有選舉無效與當選無效的司法救濟;五是《公投法》無宣傳時間限制,《選罷法》有嚴格的時間限制。足見,兩法無論本質上或技術上差異甚大。

事實上,主張或宣傳公投是憲法第17條選舉權及複決權之保障,更是第11條言論自由的保障;憲法雖未明列「公投權」,但廣義而言,公投尚受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由此可知,依據《公投法》理念,不可明文規定不得宣傳。因此,如直接將《選罷法》所規定的,選舉宣傳至投票日前一晚10點,之後不得宣傳的規定準用至《公投法》,無疑是擴張解釋法律。尤其《選罷法》規範的是公職候選人,怎能直接準用在公投事項?

雖說中選會考量投票日公投領銜人與候選人身分重疊存有疑慮,但兩法並非當然衝突,只要投票日公投宣傳活動並無穿插候選人姓名、政黨名稱、標語、旗幟、看板、號次等相關影像、聲音及文字的競選或助選行為,或者符合《公投法》公開為提案宣傳至投票前,應是被允許的。所以,縱然當日在30公尺以外宣傳公投,只要非關選舉應無違反。

中選會不應因今年公投綁大選,反而損傷了公投的主體性。相反地,中選會應擔心如此決議是否觸法?假如中選會因為有候選人在投票日進行公投宣傳而不准該候選人投票,可能違反《公投法》第37條「以不正利益,行求使之不為投票」之規定;且亦可能涉及《公投法》第46條「假借職權、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所以中選會的決議有無政治上不正利益或假借職權還需多加推敲!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公投 #候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