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22歲那年,從海寧來到杭州,進入《東南日報》擔任「記者兼收英文廣播」一職。(取自浙江在線)
金庸22歲那年,從海寧來到杭州,進入《東南日報》擔任「記者兼收英文廣播」一職。(取自浙江在線)

金庸辭世之後,以解析金庸作品的大陸著名微信公眾號「六神磊磊讀金庸」發文,感嘆「再也沒有後台了」,細數他對金庸著作的癡迷與金庸大師的崇敬,短短不到一天點閱就超過130萬。

在大陸新浪微博擁有近20萬粉絲的「六神磊磊」,是超級金庸迷,10月30日金庸病逝當晚他發長文悼念偶像,感慨「我愧疚不能為你做任何事,你的人生起伏跌宕,精彩紛呈,那些重大時刻我都無緣經歷,也一直無緣拜見,終於今天,山迴路轉,不能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他還表示,受訪時不時被問:「要是見到老爺子,你最想說什麼?」回答總是:「感謝你養活我。其實,我內心真正最想問的是:我算不算是你的傳人?我繼承了幾分你的功力?你不認可幾乎所有人寫的傳記,不認可眾多人對你小說的改編。不知道你認可我嗎?現在,我再也沒有後台了。我真的是沒有後台了。」

香港《文匯報》雲南分社社長助理,微博帳號「胡同裡那貓貓」寫說,憶起2008年,與金庸先生在香港的辦公室有一面之緣,先生知道我從雲南去,聊起了雲南的雲子和大理的五朵金花。先生沒去過大理就寫大理,等他踏上大理的土地時,曾感慨,「我大概前世是大理人」。而就在金庸辭世當天,他小說中的大理國境蒼山飄下大雪,一夜白了頭!

前武漢京劇團團長舒長青回憶指出,2001年金庸曾以一塊錢人民幣的價格,將《射鵰英雄傳》授權給武漢京劇院的前身武漢京劇團,將其搬上京劇舞台。這段難得的戲緣,讓武漢的京劇人感念至今。

除了武漢京劇團演出的《射鵰英雄傳》,金庸還曾授權給香港京崑名家鄧宛霞,和湖北京劇院合作將《神鵰俠侶》搬上京劇舞台。2001年,這兩部作品曾同時在第三屆京劇藝術節上亮相,成為當時媒體關注的焦點。2014年,香港舞劇團也與湖北省演藝集團合作,共同打造了大型原創現代武俠舞劇《射鵰英雄傳》。

#金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