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的「大宗師」金庸歸道返山,消息傳來,其實對我來說不算「驚聞」;早在2年前,武壇就已得知金庸身體每況愈下的訊息,西山日暮,只是時間的問題了。不過,獲接噩耗,一時間還是很難自已,江湖俠骨已無多,傷感、悲哀難免。

20世紀的下半個世紀,可以說是金庸的世紀,擁有數億讀者的金庸,其影響力之深遠,即便是像高行健、莫言等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也難望其項背,沒有金庸,20世紀的中國文學,光芒一定遜色不少。金庸的武俠小說,承載了中國人半個世紀以上的夢想,這不僅僅是文學上傲人的成就,更是文化上的一個傳奇,失去了金庸的江湖世界,很難想像幾時才會再掀起波瀾壯闊的浪潮。

金庸最大的傳奇,在於他透過優異的武俠作品,向世人表明,武俠小說也可以堂堂皇皇地穩立於文學的殿堂上發光發熱,一舉掃落過去視武俠小說為不登大雅之堂的偏見,為武俠小說取得了名正言順的身分證。武俠小說之有金庸,一如唐詩有了杜甫,小說有了《紅樓夢》,都足以傲視全球,成為中國文學可以代代相傳的瑰寶。

武俠小說的通俗性,是其最重要的特色,可也正因其通俗,故難以獲得正統文人的青睞,金庸小說徹底翻轉了此一僵化的概念,即便以通俗娛樂為主的武俠小說,也足以綻現難以磨滅的絢麗光彩。

文學是多元的,絕不必故步自封,限縮於「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的框架中,寒鴉聲中,流水繞孤村的柔美,讀過金庸武俠的人,定能心領神會,初不必有過多過沉重的社會、寫實包袱,而可以自得其樂。

武俠小說是最具有民族特色的一種小說類型,由於其所設定的背景,幾忽視清一色的「古代」,因此傳統中國文化中的思想、觀念、歷史、文學、宗教、雜學,都可在此「古代」的背景中一一具現,金庸小說等於是中國文化的百科全書,透過他文字的摹寫,讀者可以領會到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海外華人將武俠小說譽為「中華文化的教科書」,而金庸小說以其無遠弗屆的魅力,所謂「凡有華人的地區,都有金庸的小說」,則更成為傳統文化的淵藪,推動著中國文化向外拓展的波濤。

武俠小說勢將成為世界性的文學,這不僅是因其涵攝許多傳統文化的元素,足以獨樹一幟,更肇因於金庸小說的廣播遠傳,從東南亞、東北亞到歐洲、美加,金庸小說的譯本,幾乎遍及全世界,即使未轟動一時,卻也暗中播散出種子,就待一日春風,便可以發芽、茁長。

近人時有武俠沒落、式微的感慨,金庸的殞落,似更加促了此一感慨的速度,的確,後金庸時代,縱然多有名家,總是難以與金庸相提並論;即便再有類似金庸的巨擘出現,時移世易,也未必能再造「金庸旋風」,無可奈何,再美麗的花終究會凋落,燕子回巢,恐也難尋舊路。

只是,別忘了,「零落成泥碾作塵」,俠骨留香,猶有無數待萌發的種子,預示著未來武俠開枝散葉,「綠葉成蔭子滿枝」的蓬勃景象。這點,我們可以從電影、電視、漫畫、動畫,乃至電玩遊戲,從未斷歇的再造重生中獲得佐證。武俠不死,反而是更綿延不絕,而這莫不是以金庸為鎬矢的。

一代天驕,千古文章。金庸大俠身影雖漸去漸遠,但宗師巍然,俠骨未銷,終將成為中國人世世代代的永遠形象。(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金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