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末在北部和中部山間遊走,因為一個很早的約定,加上散心,獨自追琉璃雲海。雲海,火燒雲都有,只是沒有要的琉璃雲海,雲海厚重的像個大棉被。沒過多久,又升起來成了大霧。很多時候,可遇不可求,在山裡很久,來來回回爬山,下了山什麼都好吃,有些山路崎嶇難行,徒步往上爬,下來後雙腿一直哆嗦,之後兩三天都是酸軟腫脹的。

最抓狂的就是爬了很久之後,發現爬錯了山頭,那才是真的絕望,還要再原路下山,重新找對山頭再爬。一邊走一邊打草驚蛇,一邊吃東西。有時候爬上去什麼也沒等到,乾脆坐著吃吃喝喝,然後摸摸鼻子再下山。北部的雨,淅淅瀝瀝下了一個月,幾乎沒怎麼晴天。冬天在北部就是孟庭葦的那首歌《冬季到台北來看雨》。下雨下到長蘑菇,可冷空氣侵襲也會帶來很大雲海的機率,當然也都靠運氣。(來自西安交通大學)

#山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