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中美貿易戰激化形勢衝擊,人民幣匯率中間價日前差一點貶破7元(對1美元)大關,幸旋即因中美兩國領導人通話、相約會談,而暫時解除「破7」危機。惟雙方政經對抗格局僵化,貿易戰亦恐難在短期內終結,因而人民幣匯率破7風險未來仍難以消除;中國人民銀行宜採未雨綢繆之計,先就其破7效應進行沙盤推演,並預作政策部署,俾在未來萬一人民幣匯率無可避免地實際破7時,能有效控管其負面效應,穩住整體經濟信心。

人民銀行在11月1日上午公布的當天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寫下6.9670元對1美元的新低記錄,距7元大關僅有咫尺,眼看即將破7。這是因為10月末美國宣布制裁大陸國有記憶體大廠「福建晉華」,激化了中美貿易戰,也對大陸匯市造成衝擊。

但很戲劇性地,11月1日這天稍後傳出好消息,說美國總統川普主動和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通上電話,彼此交換了意見,並相約在本月底G20(二十國集團)阿根廷峰會場合進行會談,包括談中美貿易問題。

這消息表示中美貿易戰有望緩和,因而立即提振了市場上的人民幣買氣;次日人行公布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顯著上揚,達6.9371元,略為離開7元大關,也暫時化解了破7危機。

然而,中美貿易戰其實很難單憑習川一次會談就煙消雲散。美國卯勁壓制「中國崛起」,所型塑的雙方政經全面對抗格局已甚僵固,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又重彈老調,說在未來一段很長時間,中國大陸將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國家安全挑戰。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料將不肯輕易在中美貿易戰「鳴金收兵」;而事實上,美國對中方商品作關稅懲罰範圍、幅度逐步加碼態勢,當前亦無放緩跡象。

因此,中美貿易戰對人民幣匯率的「衝擊波」,還會不斷發作。人民幣一時的谷底回升,不保證破7危機不再出現。既然如此,人民銀行當前實有必要預為籌謀,俾在未來人民幣匯率「不得不貶破7元大關」時,能減輕其對大陸金融體系乃至整體經濟的負面效應。

人行首先應該做的,是淡化大陸社會上過度重視7元匯率大關、把破7看得很嚴重的心態。這種心態若一直濃得化不開,則將來萬一人民幣匯率真的破7,恐怕大陸整體經濟信心會重挫,屆時資金大量外流、國內投資退潮等情況,都是可預見的後果。

嚴格說來,大陸社會難以適應匯率破7,是人民銀行自己造的因。近10年來,人行總是嚴守7元底線,中間價幾度貶到迫近7元大關之際,該行首長都出面講重話,表露守關決心,甚至公然動用「逆周期因子」等人為調控工具,非擋住人民幣貶勢不可。這麼一來,社會上當然會把破7看得很嚴重。

事實上,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機制早已在運作,且逐步強化,因而匯率水平越來越無必要嚴守某個大關。人行不妨即起促使匯率展現更大的升貶彈性,讓它隨時「能屈能伸」,充分排除一邊倒的匯率走勢。如此升貶經常交替,在社會見慣後,人們即不會在意幾元大關;未來即便破7,也會引來「抄底」買盤,把人民幣拉升回來。

其次,人行應該開始向社會宣導「大區間變動」的匯率概念,以讓社會了解,市場化的人民幣匯率,以較長的幾年期間來看,匯率變幅很大是常態,既可以貶破7元,但也會升過6元,而不關在6到7元小區間內;如同美、歐、日等國際貨幣匯率,常在幾年後面目全非的表現一樣。換言之,如能擴大社會上的匯率視野,人行的守關壓力當可相應減輕。

除此之外,人民銀行今後有必要優化匯率政策和利率政策的配套,使其更加協調、精準,以高效調節資金在國內和跨境交易的流量及存量。

前一陣子,在人民幣匯率貶值走勢中,大陸金融界竟傳說,人行必要時也會降低人民幣利率以救經濟。人行是否真有這樣想法並不得而知,但這是現階段不能做的事情。試想,人民幣在貶值,若同時加上降息,則大陸資金勢必爭先恐後外逃,讓人民幣貶勢加重。而正確的政策配套,應是匯率貶值搭配利率提高或穩住不降才對。

要言之,在中美貿易戰短期難止形勢下,人民幣匯率宜早日跳脫出「保7」窠臼,走上靈活且緊密聯結經濟及金融形勢變化的新路。這需要人民銀行作縝密的政策部署;現在就可開始做了。

#貿易戰 #中美 #中美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