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視覺(鏡頭)和聽覺(麥克風)的機器人,也可以透過觸覺回饋了!成立才一年的原見精機,是全球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賦予機器人觸覺的公司,要搶進全球300萬機器人大軍市場。

8年前在工研院尋找創新前瞻科技專案題目時,當時工研院機械所所長胡竹生提出方向是「開發8到10年後,機器人需要的功能」。原見精機創辦人蘇瑞堯回憶,很多公司想的是開發自己的機器人,但我們是研發團隊,怎能跟日本、德國這麼多技術已經相當完備的機器人公司比拼,所以一定要找出一條沒人走的路。

從大趨勢來看,自動化需求愈來愈高、機器人普及率勢必提高,所以原見精機團隊開始思索使用機器人可能碰到的問題。現在看到的機器人和外界互動只靠聽覺(麥克風)和視覺(鏡頭),但沒有觸覺。其實不是機器人不需要觸覺,而是市場上沒成熟且具有成本競爭力的觸覺技術。

工研院機器人觸覺感測技術研發團隊2年科專計畫很快期限就到了。蘇瑞堯看好未來機器人觸覺感測技術的發展,沒有繼續實在太可惜,所以團隊白天接其他計畫,晚上下班再來奮戰,經常在實驗室待到凌晨1、2點回家,一個人當兩個人用,是最難熬的一段時間。

直到3年前,蘇瑞堯團隊開發出產品原型,也是公司第一個產品安全皮膚(contact skin),且2016年自動化商機爆發,機器人市場起飛,蘇瑞堯正式提案要創業。2016年10月,團隊拉到工研院機械所底下新創辦公室,可專心準備募資、spin off(分拆)。

蘇瑞堯說,有了產品就開始跑客戶、探市場水溫。台灣其實沒有機器人產業,所以一開始就打國外市場,蘇瑞堯和總經理盧元立,歐、美、日市場跑透透,一一去敲門。

盧元立說,雖然只是新創的小公司,但因為是工研院技術團隊,還有所長、工研院同仁牽線,很多外商會願意見我們。不過「機器人皮膚」這是完全創新的技術,客戶無法想像,也不知道怎麼用,所以要實際demo(示範),還要設法教育客戶。接下來又碰到問題,每個客戶的回饋的意見都不同,到底要每一樣都改?還是照我們的想法?而且還涉及可行性和成本的問題。

舉例來說,第一次幫一個歐洲廠商做產品,試用之後反應居然是外觀不好看。後來公司決定針對機構設計做很大改變,新設計客戶反應就不錯。不過後來拿給德國客戶使用,工程師又問有沒有安全等級測試,這才發現國外看這些工業應用產品是以ISO等級來看,要符合各種安規。所以回到台灣之後,又把電路重新設計。

2016~2017年公司開始募資,蘇瑞堯和盧元立到處跑透透,尋求「伯樂」。盧元立說,當時機器人產業已經起來,美國創投都願意見我們,但都不敢投,因為美國沒有製造業,機器人最大的市場在亞洲。

反觀台灣,雖然看好,但是台灣創投不敢投太創新的東西。而大陸人有錢、出手也很大方,但往往都要求一次拿到40%股份。幾經考量希望研發、製造留在台灣,所以還是設法尋求台灣資金。在因緣際會之下,認識了現在的天使投資人,投了100萬美元,讓公司順利完成第一次募資。不過原見精機要打的是全球市場,接下來銷售和服務體系更燒錢,一定要更多錢進來,勢必還要繼續第二、三、四輪募資。

原見精機的「安全皮膚」,就是機器人和人有接觸風險的地方加上皮膚,可以立刻停下來,確保安全。一般工廠放機器人的地方都有柵欄圍起來,門一打開機器人就停下來,雖然安全性達到,但是會佔很大空間。現在生產線觀念改變,講求變量變樣生產模式,需要人機協作,有了皮膚,生產線設計更彈性。另一款「觸覺教導環(Finger Teach)」教導型,裝在機器人末端,讓機器人可以順著人的手移動,很直覺地使用,讓操作更簡單。

蘇瑞堯說,目前原見精機已經和許多重量級客戶合作開發,包括有川崎KAWASAKI、ABB、三菱電機、FANUC、EPSON,其中KAWASAKI產品更已量產。

全球服役中機器人260~270萬台,已成為智慧工廠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一年新安裝機器人是25萬台,每年成長率約20%。且價格還在往下降,每年降幅約20%,未來工業型機器人勢必會加速普及。

#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