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康寧大學念書的斯里蘭卡學生,傳出被仲介至屠宰場工作,引發爭議。雖然教育部說這事件是「個案」,但不可否認的,在面臨少子化的壓力下,難免很多大學「撿到籃裡都是菜」,未仔細查證外國學生的來源和來台目的,造成不少問題。

外國學生來台有4種,一是真要來台念書的,他們會透過郵寄申請入學,也會先準備足夠的經費。二也是要來台念書,但因缺乏經費,所以會先問學校是否免收學費或有獎學金,或可否打工。三是純粹想來台賺錢的,所以會先向仲介借錢來台,最好申請到都會區的學校以便有較多打工機會。四是懵懵懂懂被騙來台,以為可輕鬆念書兼打工,沒想到卻被剝削。

大學若希望國際化和進步,要盡量收第一、二類學生,可惜我們不是英語授課國家,大學普遍排名也不顯眼,所以這種學生很少。蔡總統上台後,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來自新南向國家的學生因此激增。不過這些多是第三、四類學生,不僅對學校國際化沒有幫助,反而造成學校很大的輔導負擔,此次康寧大學就是此種案例。

據其中一名康寧的學生表示,去年一名仲介假扮康寧大學的高層,與旅行社、斯里蘭卡官員一同招募學生,讓他懷抱留學夢來台,結果來台卻不是上課,而是被安排到屠宰場、食品工廠工作,且每月只領到6000至8000元,學生以為剩下的錢是給學校作為學費,結果都被仲介坑走,難怪學生難過地說:「再也不相信台灣人,也不會再推薦學生到台灣留學了。」

要招收新南向的學生,學校應派員到這些國家面試學生,才能了解學生來台的目的。但一來學校沒有此人力和經費,二來語言溝通也是問題,所以通常透過第三者來招生。好一點的是透過當地的校長或老師,飢不擇食的就會透過仲介,導致問題叢生。

學校會飢不擇食是因為大專院校若人數太少或註冊率太低,可能被教育部扣減招生名額或列為專案輔導對象,消息若曝光更會加速滅亡。因此為了求生存,許多學校寧可冒險。

因此教育部應思考目前的大學管理策略是否正確,壓低學費造成學校必須多收學生才能平衡財務,然後又根據學生數來判斷學校是否可生存,這些政策一定要改變。台灣應允許小而精、小而美的大學,可以只有500名學生,只要它教出的都是幹才即可。當然前提是教育部不對大學做過多的管制,尤其在學費方面。(作者為國立台北商業大學校長)

#教育部 #新南向 #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