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長期的經濟不景氣,日本新一代年輕人的消費觀似已從上一代的追求形式轉變為更看重實際。經歷就業冰河期、裁員減薪的年輕人也不再像父母輩那樣死心塌地的為企業賣命,寧可活自在一點。

■More young people try communal living in 'share houses'.

日本受到少子化的影響,結婚件數減少,舉辦結婚典禮、喜宴的新婚夫婦也減少,加上年輕世代的消費觀大大改變,許多人即使準備了結婚基金,也不願花在辦婚禮、婚宴上,寧可用在新婚旅行、裝潢新房等兩人世界裡。這種不辦婚禮、喜宴,或只辦小型婚宴的現象,讓婚慶市場規模逐漸縮水,相關業者十分頭痛。

「矢野經濟研究所」調查指出,今年日本的婚禮、婚宴相關的生意市場規模預估為1兆3,880億日圓(約新台幣3,813億元),年減0.6%,且婚慶市場已連續5年縮小,除受到少子化等人口減少的影響外,不辦婚禮婚族的增加也是主要原因。

婚宴價值觀改變

日本年輕人不想辦大型婚禮、婚宴,主要是因為婚姻價值觀的改變,他們大多認為,結婚只要至親好友知曉即可,無需鋪張、浪費地盛大舉辦婚禮,也不想讓父母操心、破費。

更重要的應該是經濟上的考量,小倆口開始過新生活,好不容易存了筆錢,寧可花在旅行、興趣、生活費上,也不想打腫臉充胖子地花在千篇一律的制式化婚禮,要辦就要辦個值得紀念、獨一無二的精緻婚禮。日本的家長也越來越開明,子女愛怎麼做都行,不像華人家長對子女的婚姻有一堆意見,還要講究傳統禮俗。

住在東京的大木小姐親手策劃自己的婚禮,會場選在東京澀谷的一家有空中花園的法國餐廳,只請幾桌學生時代的好友及至親,公司同事等都沒有請。宴客名單、婚禮流程、回禮都自己設計、決定,還要求賓客的衣著要搭配紅色或粉紅色系,使得婚禮現場的氣氛相當歡樂、協調又與眾不同。

出租公寓共享生活

不少日本年輕人不想當為還房貸而愁的蝸牛族,也不想當替房東賺錢的寄居蟹。他們為了省房租,選擇住在群居的出租公寓「Share House」,這裡每個人有自己的房間,但客廳、廚房等設施都是共用的,雖然有一點不便,但可增加交友的機會。東京的上班族說,平時下班回家1個人在家冷清清的,住在「Share House」後,回家還有人可以聊天也不錯。

也有人比起高薪、固定的工作,更嚮往自由自在的生活,他們想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想被房租、房貸壓得喘不過氣。故除了「Share House」之外,還有不少人選擇蓋個只有數坪、僅能棲身的小屋度日。

36歲的高村友也在慶應大學修完哲學博士課程後退學,他為了不想因房子而工作得身心俱疲,故曾在神奈川縣的河邊花10萬日圓買了塊小小的土地,在上面搭帳篷度日。

後來他想何不乾脆到郊區蓋個小屋,故於2009年12月用70萬日圓在山梨縣的林間買了塊土地,再花10萬日圓蓋了僅3坪大的樓中樓小屋。當年他27歲,就用80萬日圓完成了「My Home」的夢想。他於2010年秋開了「睡太郎部落格」,介紹他所謂的「基礎生活(B LIFE)」在網上引起迴響,有了一票粉絲後還出書賺版稅。必要的最少的行李,知道想知道的事,想睡時就睡,想吃時就吃,就是他描繪的理想生活。

#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