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錢防制的監理規格趨嚴,不僅使銀行工作更加繁重,除了服務客戶,還得兼作「調查員」,更使銀行成為「夾心餅乾」,既要對監理機關及高標準的監理規格有所交代,另一方面又得承受來自客戶的不滿。

以銀行先前列為最優先清查的OBU業務為例,銀行以「最終實質受益人」作為OBU的客戶清查重點,但就有法人客戶因此抱怨當初所以開立OBU帳戶,成立境外公司,就是希望能維持其一定的「隱私」,現在銀行要求揭露過去不必揭露的資料,已有違有些人當初開戶的初衷,因此不少OBU客戶甚至拒填某些資料。

現在銀行要把全體客戶的「空值」逐一補齊,更是浩大的工程,包括所要通知的已不再是法人戶,而且包羅很多大小林立的自然人個人戶,銀行在通知客戶時,經常會碰到客戶已換電話,或是已換地址等聯絡不上的問題。

然而一旦銀行出於無奈,必須先行凍結其帳戶往來時,又會引來客戶的抱怨,絕大部分的銀行甚至因此客訴電話爆增,但對這些銀行也只能默默承受,繼續戴著頭盔完成工作。

在此同時,銀行也對得關戶一定數量的客戶作好心理準備。某家銀行即估算,平均每家銀行大約有三分之一或五分之二的客戶是「靜止戶」,也就是已超過兩年或是更久未往來,這些客戶最終就是被關戶。

也有銀行希望能夠增加客戶補填資料的便利性來增加客戶的認同。例如,合庫即開放客戶能以手機或電腦,直接上網補齊個人資料,或是開放客戶直接打去客服中心提供資料,再由客服移轉給分行完成作業。

儘管執行不易,但銀行管理部門,特別是法遵部門認為有詳實補齊客戶資料的必要,包括主管機關認為,倘若因為「空值」使得預估值太多,進而衍生出一大堆高風險客戶,這反而會使銀行的示警機制失靈,因此這條路雖然走來不易,仍得勇往直前。

#銀行 #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