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日,馬克宏在凱旋門的演講將「一戰結束百周年紀念周」系列活動推向高潮。數十位全球政要面前,法國總統氣勢恢宏的歌頌自由秩序和世界和平,不留情面的抨擊民族主義。「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完全相反:民族主義是對愛國主義的背叛。『自身利益優先,不必在乎他人』這種言論,抹去了一個國家最珍貴的東西:它的道德價值。」

當馬克宏宛如救世主一般在全世界面前慷慨陳詞,臉色僵硬的川普無疑是現場最為尷尬的聽眾,那句「自身利益優先,不必在乎他人」,說的不正是他發明的「美國第一」嗎?

事實上,川普和馬克宏之間「尷尬的兄弟情」幾乎貫穿其訪法行程始末。川普不僅取消造訪法國貝勒森林戰場及美軍公墓行程,還缺席重頭戲「世界和平論壇」。如此行程安排不僅讓川普遭到國內和國際輿論聲討,也凸顯他和盟邦元首之間的不同步調。

的確,最近美國與歐洲關係的「開倒車」已經令大西洋兩岸戰略界擔憂不已。而得益於馬克宏實用主義的外交路線一度很對川普胃口,美法關係原本是相對而言最樂觀的一組。然而,截然不同的世界觀之下,兩國領導人之間的裂痕不斷擴大,巴黎之前,馬克宏已不止一次在國際場合與川普「唱反調」。當美國總統固守「美國第一」,法國元首逐漸被視為自由世界的希望所在──尤其在德國「鐵娘子」梅克爾放棄連任之後。

此番,各國政要齊聚的巴黎給了馬克宏一個吹響自由主義集結號的良機。同期舉辦的「世界和平論壇」則有著政治領域「達沃斯」的願景。

微妙的是,馬克宏和川普這次也算放過了彼此。據《華盛頓郵報》,華盛頓的外交官們表示,巴黎並沒有大力邀請川普出席和平論壇,且兩國似乎都對後者缺席這一多邊論壇感到滿意。

兩位政治強人似乎心照不宣,川普對多邊機制沒興趣,而馬克宏也做好了沒有川普的準備。用布魯金斯學會Celia Belin的話說:他想創造一個可以討論任何議題的機制,與會的各國領導人都有機會展現他們對世界的願景──包括普丁、埃爾多安以及中國的一帶一路,而他治下的法國將是擂主。

在現有全球多邊體制改革舉步維艱的情況下,馬克宏這招可謂另闢蹊徑。至少從入圍此次論壇的項目來看,美國NGO,智庫和企業正在大舉投入,比他們的總統積極得多。

不過,即使「世界和平論壇」的構想足夠美好,國際政治的現實仍然無法讓和平主義者們感到樂觀。誠然馬克宏擺出擁抱全球的姿態,但法國和中、俄之間仍有意識形態之別,非傳統議題的合作很難撼動地緣政治的格局。與此同時,歐洲民粹浪潮有增無減,梅克爾黯然離場的同時,馬克宏在國內的支持度大不如前。

因而,雖然美國建制派對川普將馬克宏充滿政治雄心的新舞台拱手讓人而痛心疾首。但與此相比,「沒有川普的自由世界」若在「川普治下的美國」面前敗下陣來,也不會令人感到意外。

馬克宏已經發出警訊:「舊惡魔正死灰復燃」,「歷史可能會重新走上其悲慘的道路」。他可能過於悲觀了。希望如此。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