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宜賓市興文縣將旅遊產業作為全縣精準扶貧和縣域經濟發展的主導產業。(新華社)
四川省宜賓市興文縣將旅遊產業作為全縣精準扶貧和縣域經濟發展的主導產業。(新華社)

胡溫體制放權,習李體制集權,這是外國研究中共黨政的主流意見。但如果以田野調查視角來看省市一級的機構改革,可以發現一批因地制宜、體現當地特色的機構陸續掛牌亮相,一舉打破外界對於習李體制的陳舊看法,激發地方政府的活力,仍然是大陸非常看重的一環。

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發了《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為省級機構改革的落地規定了時間範圍、做出了路線規畫。其中規定:「省級黨政機構改革方案要在2018年9月底前報黨中央審批,在2018年年底前機構調整基本到位。所有地方機構改革任務在2019年3月底前基本完成。」

從已獲大陸中央批覆同意的31個省市的機構改革方案來看,看似軍令狀的地方機構改革要求,保留非常多彈性給地方運用。即除了中共中央與國務院「規定動作」,即一體適用的機構改革方案,不少省分還立足各地實際,推出一些「自選動作」,展現地方特色。

四川拚脫貧 海南推旅遊

例如,四川是全大陸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之一,因此該省將原省扶貧移民局更名為扶貧開發局,以加強脫貧攻堅的工作力度。而在海南,該省為適應國際旅遊消費中心的建設要求,整合了旅遊、文化、體育職能,組建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服務全域旅遊發展。作為傳統海洋大省的山東,在此輪地方機構改革中,山東省委設立海洋發展委員會,省政府組建省海洋局。

此外,浙江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改為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並單獨設置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辦公室,畫入「單一窗口、最多跑一次」的改革、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的牽頭協調職責,對外加挂省「最多跑一次」改革辦公室牌子。

大數據列車 多省分趕搭

從已獲披露的地方機構改革方案分析,福建、山東、浙江、廣東等多個省分,都在此輪機構改革中,瞄準「大數據」。 山東省組建省大數據局,其目的是為主動適應數字訊息技術的快速發展;浙江省也將組建省大數據發展管理局,負責推進政府數字化轉型和大數據資源管理等工作。

大陸各省省情不同,在經濟和社會發展過程中所面對的問題也不同,在機構設置上給予地方政府一定的自主彈性空間,有利於滿足地方治理中的個性化訴求,使地方機構的設置更高效、更適用。

#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