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堰塞湖位置圖
金沙江堰塞湖位置圖
11月4日拍攝的西藏昌都金沙江邊土石流現場(左圖)。(中新社資料照片)、11月8日江達縣波羅鄉房屋被淹情況(右圖)。(新華社資料照片)
11月4日拍攝的西藏昌都金沙江邊土石流現場(左圖)。(中新社資料照片)、11月8日江達縣波羅鄉房屋被淹情況(右圖)。(新華社資料照片)

西藏昌都市江達縣、四川甘孜州白玉縣交界處發生山體滑坡,兩度爆發金沙江遭阻斷形成堰塞湖的重大危機;歷經長達30餘天,驚心動魄地苦戰後,11月13日下午終告「拆炸彈」成功──斷流超過200小時的金沙江上下游已然貫通,問題獲得解決。危機過去,但甘孜州轉移安置的1萬8849位民眾,目前尚未能重返家園。

蜿蜒千里的金沙江,自西藏流向雲南,途經四川甘孜州白玉縣,10月10日晚間首度因滑坡形成堰塞湖,經自然洩流20天後,危險宣告解除。然而11月3日下午,江達縣波羅鄉白格村原本的滑坡處,再次發生滑坡、阻斷金沙江形成堰塞湖。這一回,已不可能採取自然洩流。

憂潰決將釀巨大破壞

回顧頭一戰,白玉縣、甘孜州先後成立應急搶險指揮部,10月11日長約5600公尺、高逾70公尺的堰塞湖,蓄水量已直逼1億立方公尺,被正式命名為「白格堰塞湖」。隔天隨即啟動大陸國家Ⅳ級救災應急回應,堅守4天4夜後,10月14日下午宣布救災應急結束。

但不到一個月,更大的危機再次降臨。「山又垮了,這次垮得更凶!」新增滑坡體積約200萬立方公尺,完全淹沒先前自然形成的洩流通道。二度形成的堰塞湖比前一次高出60至100公尺,蓄水量達2億立方公尺,儼然成為一顆高懸的「炸彈」。應急系統再次運轉,4個村、150餘戶村民全部被疏散。

若堰塞湖急速潰決,勢必將對下游造成無可挽救的巨大破壞。四川與雲南交界的金沙江下游,烏東德、白鶴灘、溪洛渡及向家壩4座水力發電廠呈現梯級分布,乃是全球興建中最大的水力發電系統;當中的溪洛渡水力發電廠不僅為三峽工程後,又一世界級的巨型水力發電廠,也是大陸「西電東送」的骨幹工程。

24小時挖掘洩洪槽

判斷人工干預、「拆炸彈」勢在必行後,第二戰就此拉開序幕。包括炸藥、水炮、機器開挖等諸多方案,11月6日上午最終拍板定案,採行「機器挖掘出一條洩洪槽」。冒著當天則巴山上突降的暴雪,經過13個小時的艱難行駛,2台挖土機終於抵達則巴村,開始打通至金沙江邊7.5公里的「生命通道」。

挖土機陸續抵達堰塞湖壩頂後,連同12台挖土機、4台裝載機,數十名操作司機展開「換班不換機、人休機不休」的24小時運轉作業,全力挖掘洩洪槽。12日淩晨4時為預計的洩流時刻,「彷彿等待生產一般,期待、焦慮、緊張都有。」隨著洩洪槽終於達到預計的水流量、過流成功,所有人員才如釋重負。13日下午,金沙江終告結束超過200小時的斷流。

白格堰塞湖的第二戰裡,白玉、得榮、巴塘等縣多處房屋與農田被毀,牲畜遭沖走。截至13日為止,光是甘孜州就轉移安置1萬8849人;17日下午白玉縣金沙鄉八吉村的安置點,開始搭建兩個雨棚,畢竟幾場大雪下來,對目前尚未能重返家園的民眾而言,露天火堆已不足以禦寒。

#堰塞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