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18日在巴布亞紐幾內亞閉幕的APEC年會,首度發生1993年以來,因為缺乏共識無法完成部長宣言,連帶造成領袖宣言難產的紀錄,形式上導因於泰國部長不同意部長宣言的文字內容,實質上則是中美兩國將APEC當成世界貿易組織(WTO)改革的前哨站,巴紐總理歐尼爾(Peter O'Neill)在閉幕記者會回答記者詢問時,則不避諱點名不同意領袖宣言的就是「眾所周知的兩大經濟體。」

代表川普出席APEC峰會的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會場針對一帶一路、貿易摩擦等問題,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言詞交鋒,習近平在演講中則再次強調會旗幟鮮明地抵制保護主義,雙方代表則在會議桌上各自主張,中方堅持多邊貿易體制的核心價值,而美國則要求在宣言中納入有關「開發中國家基礎建設項目」等文字,中美雙方沒有交集,因而創下APEC 25年來首度無法完成領袖宣言的紀錄。

不過,APEC檯面上的劍拔弩張,檯面下的融冰談判也在同步增溫,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中方在貿易戰火首輪煙硝中,快速調整具體的戰略與戰術,加速內部經濟體質改革,降低與周邊國家的溝通門檻,穩定金融市場,並且主動打開與川普協商的大門,美中在APEC雖然沒有演出大和解戲碼,實質上也沒有惡化。

一個值得關注的指標就是大陸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積極協商,他在10月22日訪問以色列,打開與美國堅定的盟友以色列高層對話,這是過去十年以來到訪以色列最高層級的大陸領導,隨團還有馬雲等數十位商界領袖。王岐山在耶路撒冷猶太教聖跡哭牆祈禱,並將寫著心願的紙條塞入哭牆牆縫,根據以色列外交部曝光的紙條內容,王岐山的心願紙寫著和平(Peace)。除了以色列,王岐山還同時訪問了巴勒斯坦、埃及和阿聯酋。

王岐山的海外拜訪行程非常忙碌,11月6日又飛去新加坡出席在聖淘沙舉行的首屆「彭博創新經濟論壇」,這是紐約前市長彭博與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等多位政商菁英發起的論壇,在美中貿易爭議煙硝四起時舉行第一屆論壇,就是為了替雙方尋找出路與搭建對話的橋樑。作為中國多年的老友,高齡95歲的季辛吉接著訪問北京,與習近平、劉鶴等領導見面,顯然大陸在王岐山的奔走下,透過季辛吉等可信任的管道,傳達了重要的訊息。

另外的曙光就是各國領袖突破性的訪問北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10月25日訪問北京,這是七年以來首次有日本領導人訪問中國,是中日關係「再次正常化」的重要里程碑。安倍與習近平會面成果豐碩,簽訂2千億人民幣,相當於3.4兆日圓的貨幣互換協議,商界也簽署52項合作備忘錄,包括在泰國聯手進行都市開發計畫,外加國防防務交流與大陸出借大熊貓等。

澳洲外交部長瑪麗絲沛恩也在11月7日訪問中國,出席第五輪中澳外交與戰略對話,在此之前,澳洲外交部長已經有三年沒有訪問大陸,以中國與澳洲極為密切的貿易與投資關係,澳洲外長重新訪問大陸,當然是雙方都放下溝通門檻的成果。

積極攘外的同時,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召集大陸龍頭民營企業負責人,高規格舉行座談會,向社會大眾傳達支持民企的堅定態度,人民銀行、證監會、銀保監會除了高層談話,更出台各種政策,穩定人民幣匯率,守穩上海深圳股市的底線,解決民營企業融資困難的問題。大陸在防範金融風險的同時進行快速的經濟結構調整,挑戰固然是空前,決策高層面對問題並未迴避,針對弱點正面因應的態度,成果將可以期待。

最重要的是,華盛頓自己都無法承受最終一波2,670億美元的懲罰性關稅的衝擊,川普在11月13日與商務部長羅斯等高層貿易政策官員,討論汽車進口受到關稅的影響,美國全國汽車經銷商協會估計,加徵關稅後美國製造的汽車成本每輛最多會增加2,270美元,進口汽車和卡車的每輛成本會增加6,875美元,這對原本就面臨衰退循環壓力的美國汽車業,將造成難以恢復的打擊。最近通用汽車一口氣宣布裁撤三分之一的北美員工,人數高達1萬7千人,雖然是面對電動車與自駕車的企業戰略布局,卻也是面對汽車業景氣下行不得不採取的預防措施。13日的會議結論雖然保密,卻也傳出川普將延後對汽車進口徵收懲罰性關稅的意向。

中美兩國競爭戰略霸主,比的是長期的耐力與制度的韌性,也需要周邊盟友的加持,3月至今的煙硝看似熱鬧,卻只是馬拉松賽局的起跑而已,G20峰會的川習會是短期協商的目標,之後還會有持續的折衝、合作與競爭,美中貿易分歧的轉圜,的確值得期待。

#習近平 #apec #川普 #美國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