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日晚間舉行的高雄市長選舉辯論會,韓國瑜與陳其邁採取截然不同的策略,在野一方強調高雄發展的大方向,長期執政超過20年的另一方重視政策規畫與細節,兩人都依據定位淋漓盡致展現辯才與能力,也讓雙方支持者在網路上進行第二輪激辯,到底誰贏了這場辯論。

陳其邁不愧是20年的資深在地立委,加上陳菊人馬進駐競選團隊,掌握許多具體的市政數據和資料,行政院更全體總動員加碼政策護持,使他攻擊言之有物、防禦策略機敏、內容紮實,韓國瑜明顯相形失色。

韓國瑜雖然不能完整掌握政策具體細節,例如民進黨執政33年無法解決的林園漁港淤塞,卻能完整解釋高雄「又老又窮」的來龍去脈,點出綠營長期執政以來,在施政方向上的錯誤,才導致高雄的發展困境,也能提出不同的發展策略,讓市民有換人做做看的動機。有論者認為,聽完這場辯論之後,覺得韓更像掌舵者,知道如何導正高雄的航向,陳更像經驗老到的水手,能協助船長穩妥行駛大船。

從雙方的策略來看,高雄市長選舉儼然成為方向與細節之戰。因此選舉勝負的關鍵,便在於高雄市民是否滿意民進黨過去30年來的執政方向。倘若是,則延續民進黨施政方向、懂得陳菊政策細節的陳其邁自然更可能獲得選民青睞;反之,力主改變民進黨施政方向的韓國瑜,應更接近勝選的位置。

進一步來說,高雄合併之後的許多建設,有集中於市區、輕忽縣區,市區中又有重北輕南的傾向,而且付出大量舉債、賣地的代價,最終造成區域發展不均衡,高雄財政瀕臨休克的惡果。在高雄目前的困境下,只是清楚政策細節,而不去改變錯誤的施政方向,那麼高雄區域發展差距和高額舉債問題只會更惡化。

韓國瑜以一個外來者,不到1年時間經營,就能掀起「韓流」,衝擊民進黨執政30年的根基,足見中間選民厭惡民進黨長期執政,希望換人做做看的急切之情。陳其邁看似政見具體,卻延續華而不實、以債養債之弊,在批評韓國瑜不懂高雄困境的同時,卻不能自圓其說為何民進黨執政30年,仍留下諸多無法解決的問題。

星期六就要投票了,韓國瑜雖成功帶動人氣,但選戰後期民進黨積極操作藍綠歸隊策略,而高雄傳統綠大於藍,「全黨救一人」的操作應有一定成效。最後投票結果由誰勝出,實難預言。

首都台北市選情也非常詭譎,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小野公開支持陳其邁後,出現不少綠營高層操作棄保的媒體報導,「棄姚保柯」傳聞不斷。姚文智辭去區域立委背水一戰,棄保議題或可逐漸平息,柯陣營試圖藉綠票補藍票的政治操作可能失效。

就目前來看,丁守中受「韓流」加持,選情加溫;姚文智即使穩住棄保浪潮,固守基本盤,當選機會仍然很小;柯文哲政治操作失敗,不無可能步入藍綠各切5%選票的落選危局。台北市選情可望回歸候選人之間的競爭,而非政治操作與算計的對決,丁、柯二人勝負難料。

此次大選雖然是地方選舉,對台灣民主政治發展而言卻事關重大。首先,從北高近來的選情變化可以發現,選民已有更高的自主性,不受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操縱。否則綠遠大於藍的高雄市,不可能出現韓陳五五波的戰局,民進黨幾個傳統綠大於藍的執政縣市,也不可能選情告急,預示變天。

可以看出,經過民進黨2年執政,民眾希望「改變」之心急切,已超越藍綠傳統意識形態的桎梏,加上新媒體傳播便捷的威力,民怨累積到一定程度,殘枝落地就可能引發土石流。除非民進黨政府調整國家方向,改變民意流向,否則即使韓國瑜落選,「韓流效應」將延續到2020總統大選。

民心思變大局已成,人民對政黨政治的失望也達到高峰,民進黨聲望重挫,韓國瑜、侯友宜盡量淡化國民黨色彩,縣市議會議員選舉候選人中,無黨籍達到684人,遠高於國民黨493人、民進黨407人,無黨籍候選人多以「超越藍綠」為訴求,顯見政治風向轉變,政黨式微、庶民崛起已成為趨勢,2016年民進黨權力達到高峰,2018年民進黨受到嚴厲的民意考驗,選後「韓流」如繼續發酵,民進黨過去40年政黨大論述的基調,都有可能受到重新檢驗。

投票前夕,選民宜冷靜反思韓國瑜現象是如何形成的?柯文哲為何面臨棄保的考驗?要拋棄藍綠政黨基本盤的操作,回到初心投下自己的一票。

#韓國瑜 #陳其邁 #高雄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