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沙島有一座可供大型軍機降落的機場。(本報系資料照片)
東沙島有一座可供大型軍機降落的機場。(本報系資料照片)

麥克瑪拉聽完蔣經國的說明後反問,有何證據顯示只要國軍部隊空降登陸中國西南地區後,當地百姓就會揭竿而起?蔣經國只籠統地答稱,西南五省的反共力量最強,蔣介石所享的威望最高,而且中共在當地的軍事力量最為薄弱,麥克瑪拉聞後未置可否,但答允將對此計畫進行全面評估。

蔣介石深知華府不可能同意台灣對中國大陸發動武力反攻,也理解若無美方支持,台灣任何單方面的軍事行動,也都無法成功,因而苦思尋求其他可能的方案,讓光復大陸此一凝聚台灣軍民士氣與維繫國民黨統治正當性的目標,能夠繼續保持不墜;越戰局勢升溫與台灣所扮演的角色和積極參與,讓蔣介石找到了這樣一個著力點。

東沙島擴建跑道

一九六四年二月間,華府軍方曾私下向蔣介石探詢,在必要時,台灣有無意願派遣地面部隊投入越戰,蔣當即表示願意認真考慮。

蔣認定美方似乎已考慮讓台灣在越戰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因而決定把握機會,化被動為主動。三月二十四日,他透過美國中央情報局前駐台北站長、時任中央情報局副局長的克萊恩,向華府傳達訊息稱,台灣願意以「非正規」手段,代為協助美國與南越政府執行摧毀北越與越共軍事基地設施等敵後行動,並保證台灣的參與將是祕密性質的,不會破壞美國的國際聲譽,更不會引發另一場世界大戰。

一九六四年八月發生東京灣事件後,眼見美國大幅介入越戰已不可避免,蔣介石進一步強化其論述,聲稱美國若要打贏越戰,必須先切斷中共對北越胡志明的補給線,而台灣在此方面可以代為效勞,與美方共同為中南半島上的軍事與政治目標來攜手合作。為了日後台灣擴大投入越戰,蔣介石還下令於東沙島上擴建六千呎機場跑道與其他基礎設施,此舉讓台灣空軍面對中國西南省分與中南半島,足足縮短了二百五十英里以上的空中距離。

一九六五年二月,美軍在越南中部波來古(Pleiku)的軍事基地遭到北越攻擊後,華府下令向北越發動首次報復性轟炸;四月下旬,詹森總統的越南事務特使洛奇(Henry C. Lodge)前往台北,聽取蔣介石對越戰局勢看法。蔣重申越南問題的根源在北京,並表明台灣部隊願意代為效勞,切斷中共對北越的軍事補給線,而時任國防部長的蔣經國,更探詢美方對海南島的看法,他急切希望知道華府是否已將海南島視為美軍擴大參與越戰的一大地緣戰略威脅,以及由台灣軍方發動反攻海南島的可能性。

《大火炬五號》夭折

一九六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一架美軍F-4C戰鬥機被北越擊落,憤怒異常的詹森總統立即下令提高駐越美軍人數至十二萬五千人;兩天後,他致函蔣介石,解釋美方立場,並邀請台灣擴大協助南越政府蔣介石認定時機已接近成熟,決定派遣蔣經國親赴美國,推銷一套代號名為《大火炬五號》的反攻中國大陸西南五省計畫。九月二十二日,蔣經國抵達華府,展開一連串拜會,他向詹森總統傳達蔣介石的訊息,希望台、美雙方能夠尋求對抗中共之共同戰略目標與諒解,暗示台北方面有新的方案,此刻正為越戰問題心煩意亂的詹森,顯然沒有耐心與時間與小蔣進一步晤談。

當蔣經國隨後與美國防部長麥克瑪拉(Robert McNamara)進行長達兩小時的會晤時,他開始詳細介紹《大火炬五號》的內容,稱中國華南與西南的粵、桂、滇、貴、川等五省,是中國大陸與中南半島之間的緩衝地帶,若台灣能夠拿下此五省,整個中南半島乃至全東南亞地區也將可獲得安全保障,美國在越戰的困境也將可迎刃而解。小蔣堅稱美軍毋需直接介入,只要提供台灣必要的後勤與海、空軍運輸支援,協助國軍特種部隊空降並占領西南五省要地即可,此後一切行動,台灣方面都已有妥善規劃與準備,包括策動當地百姓起義,推翻中共統治。

為了博得美方信任,蔣經國甚至動之以情,坦言也許在他有生之年,國民黨政府都可能無法實現光復大陸的目標,他父親與他所唯一企盼的,是能夠在美國協助下,把握住每一次摧毀中共「企圖心」的機會,而現在正是採取行動的大好時刻。麥克瑪拉聽完蔣經國的說明後反問,有何證據顯示只要國軍部隊空降登陸中國西南地區後,當地百姓就會揭竿而起?蔣經國只籠統地答稱,西南五省的反共力量最強,蔣介石所享的威望最高,而且中共在當地的軍事力量最為薄弱,麥克瑪拉聞後未置可否,但答允將對此計畫進行全面評估。

事實上,當時美國駐外單位與中央情報局不但掌握情報,證實中共確實以廣西為基地,不斷向北越輸出裝備物資與技術人員,甚至不排除中共確實有可能以各種形式介入越戰,或者派遣地面部隊與美軍作戰的可能性。然而此時美方對於越戰的基本原則,仍在於設法避免與中共直接發生軍事衝突,因此對於台北所提空降中國西南五省的構想,根本不可能接受。

一九六六年一月二十四日,華府經過數週的研究評估後,指示美國駐台灣大使館代理館長恆安石(Arthur W. Hummel Jr.)向蔣經國轉達美方無法支持《大火炬五號》的訊息。(系列完)

#美國 #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