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兩天就要投票,兩天後台灣政治會是什麼面貌?一翻兩瞪眼。但期待別人「翻」,不如自己動手「翻」,到投票所去領票,把票投入票匭,希望便在這個輕易的動作中播下種子,坐等它發芽結果。

選舉既稱為「選戰」,必然劍拔弩張,比喻為一部電影,便是戰爭片或爾虞我詐的間諜片。呼籲選民「心平氣和」,那是哲學境界。進步的民主社會,唯賴法律為「公道伯」,一切照規矩來,使壞弄險其實常見於各式競爭關係中,民主的進步便是規矩的進步,所以稱法律為「秤」,又說「法官無語」。

台灣選舉與「奧步」齊來,幾乎成為常態。奧步有多種面貌,遭對手陷害是一種,自導自演是一種,更有自己玩奧步反惡人先告狀,說這是對手的奧步。玩奧步得手與否常和勝敗結果成正比,這是台灣的墮落。

粗淺統計,國民黨屢敗於奧步。怪異的是,這個黨還學敵人的奧步來整自己人,比方同志傷於奧步,竟和對手同調要這個人下台。劉兆玄在八八水災中被民進黨罵得體無完膚,不記得國民黨有誰挺過他,同例於行政院祕書長薛香川,水災當日他不過與岳父吃碗稀飯,民進黨罵他沒人性,蔡英文說氣得想砸電視,而國民黨一片寂靜。

馬英九被稱「馬英狗」,連勝文被稱「神豬」,國民黨被稱「賣台集團」,一直罵,罵到都成為民進黨的順口溜,國民黨不但被罵得低眉垂目,裝聾作啞,竟還有人發難要馬英九「下詔罪己」。

20年前,吳敦義和謝長廷競選高雄市長,民進黨製造了一卷「吳敦義緋聞錄音帶」,附帶給吳敦義起了一個外號叫「白賊義」。又過8年,黃俊英和陳菊競選,奧步新劇目稱「走路工抓到了」,以1114票敗選的黃俊英呼告無門,綁著頭巾上寫著一個「怒」字,坐在街邊無聲抗議。這事若落在民進黨人身上,一定有一大群支持者喊口號陪坐,而黃俊英卻只有他自己,幾天後他身疲力竭,仍然是他自己搖晃著身體默默站起來,黯然離去。

吳敦義前幾天又闖了禍,在一個聚會中暗指陳菊「肥滋滋的大母豬」,看陳菊多厲害,立刻將自己說是「台灣的女兒」,罵她等於罵台灣,當然也等於罵高雄,以此告訴人民「高雄不能輸」。但是被民進黨糟蹋的吳敦義、黃俊英、連勝文,不也是「台灣的兒子」嗎?國民黨依舊不吭聲,但見吳敦義連續道歉9次,國民黨參選市長者連忙和他切割。

國民黨聞奧步而色變,投票越近,把自己身體抱得越緊,像一個病人,不求醫、不吃藥,只祈禱別被病毒感染。形式上公開徵求民進黨可能會設計出什麼奧步,好作防備,心裡只求阿彌陀佛這幾天平安度過;倘若出現類似「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情況,當然國民黨既不敢罵天,更不敢罵娘,只好還是「溫良恭儉讓」,抱頭認輸便是了。

韓國瑜在高雄掀起「韓流」,其外溢效應澤被其他城市,看來形勢一片大好,然而國民黨自己有多大功勞?是韓國瑜「高雄又老又窮」觸痛了人民,便視韓國瑜為救世主,如族人緊跟著摩西過紅海,盼望出現「蜜奶美地」。韓國瑜說他不代表國民黨,應該是他防備自己成為黃俊英第二吧?所以,他的「勢」是人民給的,他能否當選,端視這個禿子在跟著月亮走時,有多少人民也跟著他走。

許多人仍在憂慮明天是否會更好?這是多年被嚇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不過也有不少人體會出「形勢大好」未必先要「天下大亂」。一步一腳印走去,月盡便日出,大家去投票吧!(作者為作家)

#韓國瑜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