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結束的APEC峰會罕見地沒有通過領導人宣言,究其原因無非是中美兩強的分歧難以彌合。儘管習近平與彭斯沒有舉行正式會晤,兩人在各自的演講中也盡量避免直接點名,但再遲鈍的觀眾也能察覺到空氣中的火藥味。尤其是彭斯繼續扮演對華強硬派角色,在此次亞太之行中幾乎處處針對北京。

按照美國鷹派的邏輯,中國如今已經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假以時日,中國的經濟總量必將超越美國。與此同時,在科技、軍事等領域,中國也在奮起直追,為了保住美國的全球霸權,華盛頓必須全面圍堵北京,並且提醒其他國家一定要防範中國的野心。

美國塔夫茨大學教授貝克利今年9月在《外交事務》雜誌撰文,詳細解釋了為什麼北京威脅不到美國的霸權。在他看來,令部分美國人惶惶不可終日的美中在經濟體量(GDP)上的此消彼長,其實並不能真正反映財富與實力。因此貝克利強調,一個國家真正的權力來源應該是扣除成本後的淨資源。這些成本包括生產成本、福利成本、安全成本等。為此世界銀行和聯合國曾經估算過各國的淨資源,涉及生產資本(基礎設施等人造物)、人力資本(教育、技術等)、自然資本(水、能源、可利用土地等)等多個領域。雖然不同機構的測算標準和資料來源各不相同,但結果卻驚人相似:美國擁有的淨資源數倍於中國,而且其領先優勢還在逐年擴大。

早在2016年,美國達特茅斯學院的布魯克斯和沃爾夫斯兩位學者就闡述了類似的觀點。他們指出,相比納粹德國、軍國主義日本和蘇聯等美國過去的勁敵,如今中國對美國的威脅主要是經濟上的,但是光有龐大的經濟總量不足以使中國成為美國之後的第二個超級大國,更不用說中國的科技與軍事成就,與美國的一枝獨秀相去甚遠。

除了硬實力上的差距,中美兩國的軟實力也不可等量齊觀。被譽為「軟實力之父」的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小約瑟夫‧奈早就分析過這一點。《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前不久撰文警告美國在人工智慧等領域落後中國時,也不忘鼓勵美國人不要喪失信心,因為美國在以下三個方面對中國具有明顯優勢。第一,美國仍然是全世界人才的首選之地;第二,美國的價值觀在全球範圍內仍有強大的吸引力;第三,美國仍然有眾多的盟友。

上述美國學者都建議美國在面對中國的競爭時要更加自信從容,不要反應過度。布魯克斯還打了一個有趣的比方,「作為一個成熟和有城府的大國,美國不妨像對待少年躁動那樣對待中國,不要事事與其較真爭吵。」畢竟,一個強大且自信的美國有利於穩定中美關係。(作者為美國喬治城大學訪問學者)

#國家 #美國